唐文龙

80后,重庆巫溪县人,公务员。中国新闻摄影家学会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市首届十佳“田坎”记者。

藏书7000余册,先后在《诗刊》、《光明日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60多万字。

2012年出版个人通讯作品集《小人物讲大道理》。

唐文龙:巫盐天下|丁—盐道苍茫(一)
  2020-12-26

大宁厂,开盐行,

三道沟,九道梁,

打杵子打在黄土上,

那时还没有周文王。

还是这首歌谣,被传唱了几千年,盐味十足,沧桑悠远。

还是这条古道,或于平原,或于高山,或于江河,或显或藏,或张或弛。

亘古万年,是盐的远古;传承千年,是盐的苦涩……

天空才刚刚泛白,依稀能看见远方的山脊。

有鸡鸣,也有几声犬吠。

刚刚成年的小伙儿满脸兴奋,但又对即将前往的未知充满惶恐和不安,一件藏青色的坎肩,一根崭新的扁担,将会陪伴自己人生的第一次远行。

坎肩是邻家从小一起长大的妞儿花了几个晚上缝制的,昨天夜里在屋后的柴堆下亲手给披上。

扁担的材质是自己上山寻来的夹竹桃,这木质软,不易折断,在外翻山越岭还能辟邪驱恶。然后又找村里的老木匠精心刨制,还用砂布打磨得油光水滑,加上亲手搓揉编制的棕绳,挑上重物一步一闪。

“大宁厂,开盐行……”这首民歌自己从小就会唱,真要去遥远的“大宁厂”挑盐贩卖,还是第一次。

何况这次贩盐,赚来的钱是要送去给妞儿当彩礼的。

于是,在家人的千叮咛万嘱咐中,小伙儿跟着十多个壮年出发了。

燃烧的火把或明或暗,在路上弯了又弯。

有双忧郁的眼睛躲在窗后,满是晶莹。

一路是翻不完的山,一路是淌不完的河。

这路上有先辈们说不尽的酸楚,这路上有后辈们聊不完的憧憬。

路边的荆棘开出了白色的刺花,揉碎了敷上,可清热解毒。

白色,纯净的白色,盐一样的白色。

盐,在宁厂,在宝源山下,在三峡之中。

跟这小伙儿一样,山里山外的人,世世代代奔波于宁厂和灶台之间,世世代代在品味着生活的苦咸。

宝源山盐泉,这泉远古时期由猎人逐鹿而得来的生命之水,注定让人蜂拥而来,又匆匆而去。

宁厂,如心脏一般,分散出不同的大动脉,然后分支,再分支,直至成为毛细血管,遍布山山水水。

由宁厂发散出来的“盐道”,广义地讲,除了官方开辟的“盐大道”外,只要大宁食盐销售的地方,只要炊烟飘起的每个角落,都有“巫盐古道”的痕迹。狭义来讲,“巫盐古道”是指宝源山盐泉通过大宁河进入长江干道和其众多支流,以及翻山越岭所产生的道路,它们东到江汉平原,东北到豫西平原,北到汉中盆地、关中平原,西到成都平原,南到云贵高原,以解决那些地方的食盐问题。

这是一条延绵了5000多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古道。

这是一条充满了传奇,布满了神秘的古道。

这条古道,横亘在中国版图的腹心地带,连接着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堪称“文明大通道”。

这里得先说说“文明大通道”这个概念。

文化线路作为一种新的遗产保护形式,越来越受到国际遗产保护组织的关注。1994年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的文化线路世界遗产专家会议,首次明确提出“文化线路”的遗产保护概念,把保护线路由单体到街区,由街区到城镇,进而扩展到整个遗产区域乃至文化遗产线路的大范围。1998年,世界遗产委员会在西班牙特内里弗召开会议,成立了国际古迹理事会文化线路科技委员会,标志着文化线路保护步入正轨。2003年,世界遗产委员会再次召开会议,把文化线路定义为:“是一种陆地道路、水道或者混合类型的通道,其形态特征的定型和形成基于自身具体的和历史的动态发展和功能演变;它代表了人们的迁徙和流动,代表了一定时间内国家和地区内部或国家和地区之间人们的交往,代表了多维度的商品、思想、知识和价值的互惠和持续不断的交流;并代表了因此产生的文化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交流与相互滋养,这些滋养长期以来通过物质和非物质遗产不断地得到体现”。

为了确立文化线路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世界遗产委员会在1994年马德里会议形成的文件之附加文件里,讨论了文化线路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判别标准。一是时间特征:只有使用达到一定时间,文化线路才可能对它所涉及的社区文化产生影响;二是空间特征:长度和空间上的多样性反映了文化线路所代表的交流是否广泛,其连接是否足够丰富多样;三是文化特征:它是否包含跨文化因素或是否产生了跨文化影响,指它在连接不同文化人群方面的贡献;四是角色和目的:它的功能方面的事实,例如曾对文化宗教信念或贸易的交流起到作用,并影响到特定社区的发展等等。

在中国,得到学术界和公众普遍认同,能称其为“文明大通道”的无外乎以下几条。

首先是东西走向,长江和黄河两条大河文明,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有资格被称为文明大通道。再就是西北方向的“丝绸之路”,西南方向的“茶马古道”,东南方向的“海上丝绸之路”,东部地区的“京杭大运河”。四条大通道和两条大河文明承担了中国版图不同区域的文化沟通和文明传承的责任,撑起了整个中华文明的骨架。

那么问题来了,在中国版图的中部地区,南北文明如何沟通交融?黄河文明和长江问题如何互相影响交汇?

毋容置疑,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这条盐道。同“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分别以“丝绸”和“茶叶”为基本媒介一样,“巫盐古道”以“巫”和“盐”为媒介,它是一条盐运通道;是一条南北民族迁移、融合之道;是一条追寻文化之根,补充民族文化精神钙质之道;是一条文化传承,文明构建之道。

“巫盐古道”贯通在大江大河、高山峡谷、平原沟壑之间,是商道、是赌道、是情道、是兵道。

这条盐道“万里走黄金”,这条盐道“利分秦楚域,泽沛汉唐年”。

这条盐道上自然风光奇特,珍稀动物出没,珍贵植物众多。

研究这条盐道,对于梳理、廓清中国版图腹心地带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各方面的问题均具有深远的意义,特别是古道连接西安、秦岭、武当山、神农架、长江三峡等众多风景名胜和秦巴山区、武陵山区两大国家级深度贫困带,同时具有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利用,以及脱贫攻坚等现实意义。

于是,这篇关于盐道的故事,可以说开来了。

宝山神医叫巫咸,架起炉子炼仙丹;

制盐采药医百病,一碗神水保平安;

宝山灵气是灵山。

山歌一起,小伙儿跟随的队伍走过猫儿滩,来到接官亭。

大宁厂,就在眼前了。

作者简介:唐文龙,80后,重庆巫溪县人。喜摄影,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用色彩和形状表现哀愁与欢乐。喜文,当过农村小学教师,做过党史研究工作,获得过没有记者证的重庆市首届十佳“田坎记者”称号,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常务理事、重庆市新诗学会会员,华龙网“鸣家”、重庆晚报“夜雨”专栏作家,重庆市文旅融合专家库成员。发表各类诗歌、散文等文学和新闻作品百多万字,多次在各类征文、摄影比赛中获奖,出版有《小人物讲大道理》,长篇文化散文《巫盐天下》,一直敬畏着文字。喜书,好读书不求甚解,获得过重庆市第七届十佳读书人称号,一直自娱自乐,对镜黄花,临窗醉月。网名“黑蚂蚁”,毫不起眼,柔弱渺小,但始终模仿着蚂蚁的姿态,坚持,坚韧,倔强地爬着,虽然慢了点,但一直向前……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1343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