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庄

余德庄,曾任鲁迅文学奖小说终评委,全国重点扶持作品评委,中国作协庐山国际作家写作营中方主持人和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市知识分子联谊会常务理事。

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名誉委员、重庆市作协荣誉副主席、重庆文史馆馆员,重庆文学院顾问。

原重庆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迄今已发表和出版小说、散文、随笔、纪实文学、评论等各类文学作品400余万字,包括长篇小说《忧魂》《太阳雨》《梦中的三叶树》《海噬》,中篇小说集《同舟的人》《陌路相逢》《烟消云不散》,长篇人物传记《世纪情结》《生命的接力如此美丽》等,有《创业者的情怀》《哨兵的眼睛》和《橄榄坝》三文分别入选大中小学语文教材。《重庆礼赞》被《求是》杂志破例刊载,《海噬》入选中国作协、文化部、国家图书馆合编的《建国60年长篇小说500部》。

余德庄:思思 (七)——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2018-06-20

狗狗7_副本.jpg

自那以后,思思的病情急速恶化,整日水米不进,连当初最爱吃的肉松都不能引起它的兴趣了,我们只得用针管强行往它嘴里注射葡萄糖水;抽搐也越来越频繁,一抽起来就哀嚎着四处乱撞,有一次竟钻进冰箱背的缝隙里,好不容易才弄出来。我们不得不它的窝的四周放上遮拦物。

不知为什么,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它反而不躺下了,整日就这么站着,用头死死地顶着周围的硬东西。自发病以来,只要不抽搐时它是绝不叫唤一声的,但后来一定是头痛得太厉害了,它开始整日不停地呻吟,但声音很轻很轻,就像一个病痛难忍却又很懂得克制,生怕给旁人带来不安的病人一样。其实它的每一声呻吟都会在我们心上引起难以言喻的刺痛和歉疚,特别是志霞,整日里几乎是什么事都不做了,就形影不离地待在它的身边,一边注视着它的每一点动静,一边流着眼泪喃喃自语:“思思,可怜的小思思,我们对不起你,我们没有把你养好……”

自思思生病以来,志霞已不知流过多少眼泪,有时半夜都在哭泣,她太可怜这个生下来还不足月就任人宰割地被卖掉,浑然不知地来到我们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并把我们当成是它唯一的依靠和亲人的小家伙了。

志霞一次又一次打电话到医院,恳求医生能想办法救治,而得到的却总是失望。还在她带思思去医院治病时,医生就曾劝她,干脆打上一针,让小家伙“安乐死”算了,当时被她断然拒绝。而现在,眼见小家伙如此痛苦,这种想法却油然而生了,她犹豫着几番与我商量,是否可以这样做。我看小家伙也确实是没有救了,便说可以考虑。于是再次打电话到医院,不料医生却回答说,安乐死可以,但他们只能提供针药,余下的则必须由我们自己亲自动手,也就是说,要由我们亲手结束来思思的生命!我们本身就很犹豫,听这样一说,立即回绝了。

就在那一两天里,一直顽强地站立着的思思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就在它倒下去之前的几小时,它还挣扎着跳出窝来在外面撒了最后一次尿。它侧躺在窝里,四肢前伸,周身抽搐,呻吟不已。志霞流着泪长时间地陪守在它的身边,决意要伴送它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为了减轻思思的痛苦,我们试着给它灌喂了两小片安定,小家伙服药后很快就睡着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心想至少那个晚上它可以平静地度过去了。不料到得半夜时,客厅里又传来了小家伙的痛苦呻吟声。我们都后悔不已,决定以后再加大一点药量,但谁知道第二次却怎么也无法灌喂进去了。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