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刚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开州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一直以来,涉猎于诗歌、散文、小说等多种题材的文学作品创作。其作品文辞清丽、意境悠远,无论是散文、散文诗或是小说,都极富感染力。其新闻作品、电视散文等作品多次获全国及市级大奖,文学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类报刊杂志,有作品被选为中、高考试题并收入多类选集。著有散文集《点燃一盏月亮》《望春风》,散文诗集《奔腾的心》。

 

游刚:二舅的新家,日新月异
  2017-12-04

t015bbe10373ff9c1fa.jpg

应二舅的邀请,让我回老家去看看他的新家。

我载着家人,驱车沿着盘山公路蜿蜒而行。到了故乡,遥望熟悉的山坳里,数排新建的楼房纵横交错,沿河成街,那一定就是二舅新家的所在了。

待车走近,老远就看见二舅站在了路口,二舅给我们引路,让车停在了他的家门前。下得车来,眼前数十幢小洋房整齐划一,错落有致。每幢楼房前用栅栏围起一片菜园,楼房间花红柳绿,平坦宽阔,我愣着神儿,怀疑到了豪华的别墅群。

二舅领我们进屋,只见彩电冰箱,沙发茶几,全是新购置的家具。瓷砖地板,红质木门,一切不亚于城里人家的套房。房屋上下两层,数间卧室,客厅宽敞,洗手间、厨房一应俱全。二楼有宽敞的大露台,站在露台上,四周群山峻岭,尽收眼底,好不惬意。

我知道二舅家以前住得极为偏远,几间土墙屋早成了危房,虽然他做梦都想建新房,可家里孩子在上高中,正是花钱的时候,哪里来的钱建房呢。

二舅却笑着说,这栋在城里值百万的房子,他只花了十来万。原来,为了改善乡亲们的居住环境,当地政府将分散在深山里的住户,集中搬迁到了居民点。按国家政策,二舅得到了高山迁建补助资金,加上二舅自己种的药材卖了钱,很快就让他拥有了现在的新房,实现了新家梦。二舅说,国家在大力振兴乡村,让乡下有了希望,乡亲们有政策支持,只要勤劳,就有好日子。

不觉天色已晚,一轮圆月挂在了山巅,夜空繁星闪烁。而二舅的家,还有那几条小街,全都亮起了灯盏,楼房间还有路灯,宛如数个小太阳,在深山里灿烂夺目,与天空中的繁星交相辉映。所有的人家都将自饭桌搬到了小街上,二舅家也不例外,坐上桌子吃饭时,就像吃城市里的大排档,饭菜飘香,呦喝呼喊,好不热闹。

二舅举杯和我喝酒,旁边熟识张大爷、李大伯、范大叔纷纷围了过来,争着要我尝他们的苞谷酒,说这小子,仿佛昨天还在我怀里撒娇,今儿就出息了,来,有本事喝一大碗!曾是童年伙伴的几个汉子,甩着膀子要和我猜拳赛酒,妻子也和婶婶婆婆闹成一团,小儿子更是早没有踪影,只听得远处一群小孩儿在欢叫。在二舅的新家,能与阔别已久的乡亲们团聚,我忍不住开怀畅饮,有着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许多乡亲年事已高,但精神矍铄,眉眼间无不洋溢着宁和与富足。酒过三巡,我已酩酊大醉。

睡梦中,有阵阵雄鸡打鸣的声音,此起彼伏,将我唤醒。窗外阵阵脚步声,还有家乡亲们的说话声,欢笑声,还有摩托车的引挚声,一阵儿连着一阵儿,像赶集似的从窗外飘过。我看了看窗外,天还没有亮。乡亲们真是起得早,他们这么早干什么去了呢?

待我们起床,舅妈早就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等着我们吃早餐。二舅却不在,我问,舅妈却指了指遥远的山巅,说二舅和乡亲们,一大早就上山去种药材去了。原来乡亲们虽然把房子都搬到了山下,药材和庄稼,却还在山上呢!不过不用担心,公路都修到山顶上去了,药材和粮食,都能卖个好价钱,许多年轻人都回来种药材了,舅妈笑吟吟地说。

t01c8bbb9dc931dc2e0.jpg

我站在二舅家的露台上,放眼望着远山近岭,处处秋色正浓,所见之处,秋叶斑斓,赤橙黄绿青蓝紫,丛丛簇簇,满山满坡,像画家恣意挥洒出来的水墨,二舅家所在的小街,正是那画中的主题,点染出山乡无限的秋意,勾勒出美丽动人的乡村画卷。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