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驷

网名“顺顺”,重庆明亮心理咨询所所长,心理咨询师,团体心理咨询师,国际注册EAP项目管理师,员工心理援助高级咨询师,员工心理援助咨询师、讲师;中国心理学会会员,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IACMSP)会员,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ISCPC)会员,重庆市评估研究会家校共育工委会学术委员会专家委员。

    2012年获腾讯大渝网第三届医者仁心腾讯微博名医奖, 2014年获腾讯大渝网第五届医者仁心大渝医导好医生,咨询和点评案例被CCTV“走近科学 ”栏目拍摄成“别让我孤单(上、下)”和“追踪无名火(上、下)”,其中咨询案例“别让我孤单”被各省、市卫视台改编为几十个版本,从2008年播放至今,引发对留守儿童的普遍关注。

担任过东方卫视《大爱东方》、重庆电视台《科教频道》、《时尚频道》、《新闻频道》、《影视频道》、《凡人有事》、《今夜不设防》心理嘉宾;重庆经济电台《美丽人生》、重庆故事广播电台《情感节目》、重庆都市电台《都市夜话》栏目的嘉宾主持;原《知音》网络版、《大渝网》、《新家长报》媒体聘为心理专家。重庆晨报、商报、时报、新女报、健康人报、课堂内外、少年先锋报、高中生之友、单身等媒体的心理嘉宾和案例点评专家。

近年来,为高校、中学、幼教机构、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媒体、企业、社区开展了数十场心理健康讲座。

 

邱驷:地震灾后心理问答20题
  2017-08-12

 

从得知2017年8月8日21:19:53在四川九寨沟发生地震消息后,就一直想写点有关地震灾害的心理文章,但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切入点写,总有挂一漏万的感觉。看了华人心理学家邓明昱教授在心理群里到处发送《灾害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后(他希望大家广为传播),此《手册》由十多位心理学家撰写,觉得他们的方法更具有指导性,于是全文转载如下:

地震灾后心理问答20题——心理援助的基本知识

邓明昱,医学博士、健康科学哲学博士,美国纽约华人社区咨询中心主任。国际心身医学院院士、 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理事长、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会长。资深临床及咨询心理学家,参 加过多次灾后心理危机干预和心理卫生服务。如:1988 年重庆“118”空难,1994 年海南地震活动高潮 期,1998 年夏季的中国特大洪灾,2001 年纽约的“911”事件,2008 年四川“512”大地震等。

杨明磊,咨商心理学博士,台湾淡江大学教育心理与谘商研究所副教授,台湾注册谘商心理师。国 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理事、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副会长。资深咨询心理学家,参加过多次 灾后心理危机干预。如:1999 年台湾“521”大地震,2003 年台湾 SARS 风暴,2009 年台湾“88”风灾 等。


 

1.灾难过后,会对人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绝大多数灾难之幸存者、搜救者及照顾者,都会经历一定之压力。这些压力会一般持续数天到数星期,可能造成以下之影响:

情绪影响:震惊、恐惧、悲伤、生气、罪恶、羞耻、无力、无助、无望、麻木、空虚、以及丧失快 乐及爱之能力。 认知影响:困惑、犹豫、无法集中注意、记忆力丧失、不想要之回忆、自备。

身体影响:疲倦、失眠、身体疼痛、身体紧张、心悸、恶心、食欲改变、性欲改变。 人际影响:无法信任、无法亲密、失控、觉得被拒绝、被放弃、退缩、工作问题、 学校问题。

2. 灾难过后,会有哪些心理冲击将随之而来?

地震对于不同处境的人员,可能有着不同的心理冲击:

幸存者:亲身经历生死关头之后,余悸犹存是相当普遍反应,也可能在逃过劫难之后,自觉苟活而 对不起死者,产生罪恶感。

救难人员:日以继夜投入救灾,除了体力透支之外,目睹越来越多的人员死伤惨状,错愕、挫折感、 内心疲惫、甚至愤怒都可能爆发。

罹难者家属:焦急、哀伤的情绪十分常见,当亲人获救的希望落空,愤怒、指责可能接踵而来。 社会大众:间接接收到灾难讯息的民众,内心蒙上阴影,忧郁情绪可能久久不散,对未来丧失希望。

3. 救援人员如何初步处理心理危机?

步骤一:救援人员衡量自己的状况,肯定现阶段的自己,在情绪、想法以及自我控制能力三方面都 处于良好功能状态,并且有充分的时间来投入救灾工作。

步骤二:承诺将于受灾者建立的关系有相当的隐私。保证安全与建立信赖,是心理危机介入的重点。

步骤三:重视受灾者在主观上的主要危机来源与对危机的解说,但是,不增强也不排斥。

步骤四:以间接的技巧,增加受灾者对时间与空间的透视感。重点是保证即使危机是不可预测,即 使危机的适应是一条长路,但不是走不完的;发生在这里的危机,也可能有贡献。

步骤五:引导受灾者寻找他原有的心理挫折的技巧,并强化某些技巧的可用性。不要迷信教导新技 巧的重要性,一定要相信他在意外事件前,是一个完整的、自我适应良好的个体。

步骤六:增加受灾者对此时此刻生活中各片段事件的感应性。维持心情有喜怒哀乐各种层面,想法 时而负责时而精致时而飞驰,可订出一些具体步骤作为行动目标,将是尽早渡过心理危机最重要的关键。

步骤七:尊重其生命养成的生态环境,从受灾者熟悉的生态中去寻求权宜之道。

步骤八:建立心理介入的契约,重点是相信彼此的诚意与相互情急通报的义务。

步骤九:救援人员自己背后要有心理咨询与支持的专业团队。

步骤十:对转换心理介入(由专业心理师进行进一步的心理危机干预)的时机要敏感,并熟悉可以 转介的后送专业机构。

4. 灾难的经历会导致何种心理方面的困扰?

有许多与重大灾难有关的心理困扰或心理疾病,特别会在此刻发生并造成严重影响: (一)急性应激障碍(ASD)

(二)短暂精神病性障碍(BPDMS)

(三)重度忧郁或哀恸反应;

(四)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五)神经症;

(六)心身障碍或心身疾病;

(七)药物或物质滥用;

(八)其他精神障碍。

5. 儿童的心理创伤后的压力疾患有哪些警讯、如何提供协助、何时症状会发生、何时结束?

☆什么是儿童心理创伤?

儿童心理创伤是指孩子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受伤或看到意外发生,如突发性自然灾害(地震、台风)、 车祸、火灾等,所造成心理上的后遗症,进而影响孩子的日常行为及以后的人生。

☆有心理创伤的孩子会有什么行为?

受创伤的孩子会变得很胆小,很黏人,很容易被吓到,他可能对以前喜欢的活动没有兴趣,变得容 易分心,也很爱哭,爱发脾气,不听话。有的孩子反而会变得很乖很懂事,但是晚上却会作恶梦、睡不 着或尿床。有些孩子会在意外发生过一段时间后才有这些行为,有些孩子只会出现其中的某几种行为。

☆心理创伤的复原过程

(一)意外刚发生 孩子可能有的行为-- 有的孩子:木然、没有反应、变得特别听话……等。 有的孩子:爱哭、爱闹、很黏人、恶梦、失眠、容易受惊吓……等。 你能做的:让孩子相信你会保护他。

(二)意外发生后一段时间 孩子可能有的行为-- 作恶梦、故意惹大人生气、一直说意外发生的经过、在玩的时候重演意外发生 的情形……等。 这时候孩子会在内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是我”?“是不是我的错”?“是不是因为我太坏了”? 你能做的:帮助孩子了解他的害怕和难过,让他说出来或用其它方式表达出来。

(三)复原后期 孩子可能有的行为-- 开始回到正常的生活情形。 你能做的:帮孩子做复学的准备、让家庭回复到以前的生活情形。

6. 成人的心理创伤后应激障碍有哪些警讯、如何提供协助、何时症状会发生、何时结束?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通常在创伤事件发生的一个月后到三个月内 出现,但也可能在事发后数个月至数年间延迟发作(delay onset),引发创伤的事件包括战争、暴力犯罪、 性侵害、严重交通意外、自然灾害、技术性灾难(technological disaster)、难民、长期监禁与拷问等,罹 患 PTSD 多为直接或接触创伤事件的幸存者(受害者)、目击者与救援者。

症状持续视患者的状况有极大不同,一般而言,大约有 50%的患者在三个月之内复原,另有文献指 出,约有 30%的患者可以完全康复,40%患者持续有轻微症状,20%患者有较严重的症状,10%症状持 续不会改善甚至更恶化。

创伤幸存者主要心理困扰仍以忧郁、焦虑症状为主,研究也显示 PTSD 患者日后罹患忧郁症的机率 较一般人高。此外,其它衍生的问题涉及人际关系、社会适应、物质滥用、家庭与健康问题等。 虽然引发创伤的原因不一和方法学上的问题,其研究结果难以统一。但在参考研究数据时需要注意, 具严重心理困扰的幸存者,可能无法自行寻求帮助,当然也不太可能被包含在结果内。所以,所有的研 究都有低估创伤影响的可能,实际情形应该比这些更严重!虽然大部分人可在数年内恢复,不幸地,部 分幸存者会有长期甚至永久的心理创伤。

但是恢复的速度是否可以加快?伤恸时间是否可以缩短?长期创伤者的比例是否能降到最低?一些研 究认为,灾后的心理社会压力是影响心灵复原最重要的因素。如何减少幸存者的压力,从政府推出的安 置与重建计划,实际解决灾民生活的需求,到心理卫生专业人员推动的心灵重建,有许多可以挥洒的空 间。

7. 如何进行儿童的悲伤辅导?

通常采取“悲伤支持性小团体心理咨询”的方式。辅导人员可视学生于震灾后之个别状况与需要, 筛选较需协助与情感支持的学生,如家中有人罹难、受伤、房舍损毁、过度惊吓或目睹灾难现场者(但 遭遇重大失落者,如家中多人去世、唯一幸存者需特别考虑个别与团体治疗的形式),组成一群 4 至 12 个相似遭遇、情感或行为上问题的支持性团体,此团体以分享、支持、关怀与回馈之情感支持为主,增 进自我重新面对生活与适应的能力。

团体聚会时间以一周一至二次为原则,开放或封闭式均可,但以固定成员的封闭式团体较具安全感 与凝聚力。讨论与订定一些规范是重要的,如保密、准时出席、共享时间不独占、不强迫分享、除非要 求不予他人忠告建议等。

8. 如何进行成人的悲伤辅导?

哀伤辅导原则

*使失落真实化:和当事人谈细节(以对抗退缩)。

*帮助认同表达情绪:生气、罪恶、焦虑。

*罪恶感的处理: 引导逐步消除罪恶感。

*提供安全所在:表达情绪虽很痛苦,但不会被淹没。建立包容关系。

*使行为常模化:心理疏导,指出别人也会如此。

*尊重、引导防卫机转: 如转移、否认、合理化等。

*鼓励放开死者:强调“此时此地”的参与。

*下决心的困难: 不要强调当事人下决心。

*认识病态并转介: 如有明显的心理症状,要尽快转介给专业心理治疗师。

9. 灾难过后,人们的反应将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有什么样的变化?

灾后各阶段的心理应激反应:

(一)第一阶段发生于危机冲击当时和之后不久,情绪是强烈的,包括害怕、麻木、惊吓、困惑。 人们发现自己被要求表现出英勇的行为,以解救他们自己或其它人的生命与财产。人们表现出明显的利 他行为,合作无间以协助他人存活和复原。在这个阶段中,最重要的资源是家人、邻居和各种紧急助人 工作者。

(二)灾难的第二个阶段通常在灾难之后的一个星期到数各月不等。症状包括胃口改变、消化问题、 头痛、生气、怀疑、急躁等;也可能会出现淡漠和忧郁,从家人和朋友当中退缩,对于未来的焦虑升高。 另一方面,幸存者(那些失去所爱之人和财物的人们)会发展出一种强烈的想要与他人分享危险经验的 感受。

(三)灾难的第三阶段通常会延长到一年,特色是如果政府的协助没有兑现或延后,就会产生强烈 的失望、怨恨、痛苦。机构可能会撤出,本身的社区组织也可能会被削弱或消失。在这个阶段,受难者 专心于解决他们自己的个人问题,会渐渐失去以前和社区分享的那种感受。

(四)即使受难者已经没有残存的问题了,最后阶段(重建阶段)还是可能会持续许多年。 此时, 大规模灾害的受难者了解到,他们将要渐渐地解决许多问题,大部份要靠自己重建家园、事业和生活, 而自己要渐渐担负起这项责任。新建筑取代了旧建筑,新的计划与方案发展出来了,再度肯定了受难者 对于社区和自己能力的信任,但是当这样正面的事情并未发生时,可能会出现严重和强烈的情绪问题。

10. 灾难的幸存者如何减轻负性心理所造成的危险性,并从灾难的心理压力中尽快复原?

灾难事件刚发生时的处理:目标在降低紧张度,恢复安全感及适应能力,包括:

(一) 亲友可帮的忙

- 倾听受灾者的情绪,能用话语把情绪说出来是最好的复原良药,不要急着给建议,而让他无法把 情绪说完。

- 尊重他复原的步伐。不要急于帮助他恢复情绪。 -

- 旁人对受灾者的情绪有所了解及接受。 -

- 提供安全协助(包括住所、资源、信息),尤其灾后有许多实际问题要处理,可帮忙收集信息。

- 鼓励受灾者表达自己的需要、情绪,成为复原的发起者。

- 协助受灾者评估问题,找出适当解决方式。

- 协助亲友避免过度反应,如躁动、自伤行为、酗酒等,若出现这些情况,协助找专业人员处理。

(二)自己可帮自己的忙

- 避免、减少或调整压力源:比如少接触道听途说,或刺激的讯息。

- 降低紧张度:和有耐性、安全的亲友谈话,或找心理专业人员协助。

- 太过紧张、担心或失眠时,医生可用抗焦虑剂、助眠药来协助你,这只是暂时使用,但可有较快 安定的效果。

- 做紧急处理的预备:逃生袋、电池、饮水、逃生路线等,多一点准备可让自己多一份安心。

- 这段时间会有很多混淆的情绪及事情要面对,先从最重要、较容易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