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文:父亲的简历
  2018-07-01


父亲_副本.jpg

父亲总是起得早,坐在屋门前那块用来磨锄头的石头上,唤醒夜半里的公鸡。缓缓从衣兜里掏出那用塑料袋包裹起来的山烟叶,一边慢慢地裹着山烟卷子,一边用眼睛看向屋前方那从山凹处延伸到远方的黎明前的夜空,这已成为他春夏秋冬的习惯。他盼着夜色再稀薄一点,就可以捞起那把放在他身边的锄头,向他的一亩三分地进军。去纵横驰骋,去释放他怎么也释放不完的力量,因为我们兄妹三人在长大,是他力量生生不息的源头。

大多数时候,母亲这时已在灶头上忙碌,一个锅里煮着猪食,一个锅里煮我们的早饭。一根根稻草被母亲塞进灶塘,一根根茅草被母亲塞进灶塘,一根根树的枝丫被母亲塞灶塘。烟雾就一缕缕升起来,一簇簇升起来,蹿上灶头的上空,从煤油灯的头上慢慢地四散开来,瞬间弥漫了整个灶屋,而后是我们睡觉的房间。

我和两个妹妹醒来,一般都是被烟雾叫醒的。醒来的我们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咳嗽几声,翻一下身就又迷迷糊糊地睡去。但往往这时候已不是真睡,赖在床上不想起来。被母亲喊起来的时候,天大都还没完全亮开,父亲已到地头多久了,我们不知道。看着冒热气的杂粮饭,我和两个妹妹揉着眼屎迷糊的眼睛,慢吞吞地吃完饭。等我们再迷糊地睡了好一会儿,天也就大亮了。父亲往往在这时候回来了,只听见他呼噜噜吃饭的声音,那阵势就像雨骤风急一样。

父亲吃完饭,嘴一抹,就又走出了门。这时就是他教训我和两个妹妹的时候到了,嫌杂粮粗饭不好吃,就得自己多努力。一分付出才会有一分收获。我们知道,父亲肯定是看到我们兄妹碗里剩下的杂粮粗饭。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或许是那句“辛苦做来快活吃”的理念的支撑吧。成家后,父亲被生产队选为生产队分小组组长,在任小组组长的一年里,父亲不管怎么带领小组的队员忙活,年产量就是上不去,生产队摊分的粮食任务也无法完成。父亲发现其他小组也差不多,还有更差的。读过高小的父亲就开始琢磨其中的原因。他发现,不管自己怎样身体力行,带头干活,但大多数队员干活的积极性都不高。父亲想,要是这些田地都分摊到人头呢?分给他们自己种,再把生产队给的年计划上交的粮食摊分到人头,或许状况会有所改善。

扫描二维码下载重庆客户端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