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庄

余德庄,曾任鲁迅文学奖小说终评委,全国重点扶持作品评委,中国作协庐山国际作家写作营中方主持人和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市知识分子联谊会常务理事。

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名誉委员、重庆市作协荣誉副主席、重庆文史馆馆员,重庆文学院顾问。

原重庆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迄今已发表和出版小说、散文、随笔、纪实文学、评论等各类文学作品400余万字,包括长篇小说《忧魂》《太阳雨》《梦中的三叶树》《海噬》,中篇小说集《同舟的人》《陌路相逢》《烟消云不散》,长篇人物传记《世纪情结》《生命的接力如此美丽》等,有《创业者的情怀》《哨兵的眼睛》和《橄榄坝》三文分别入选大中小学语文教材。《重庆礼赞》被《求是》杂志破例刊载,《海噬》入选中国作协、文化部、国家图书馆合编的《建国60年长篇小说500部》。

余德庄:我想念的家庭一员——思思(一)
  2018-05-25

blob.png

它是只小狗,思思是它的名字。

小思思来到我们家其实是很偶然的。朋友送给我们的一条名叫嘟嘟的小公狗已经到了发情的年龄,成天魂不守舍的,闹着要出去,把小院木门上的油漆都刨掉了好大一块,还不时地把窝里的毛巾或棉垫拖出来卷塞在身子下,手忙脚乱地做出一些令人同情的动作。我们开初以为折腾一段就会过去,没想到它越弄越来劲,压根儿没有收敛的迹象。大院里养狗的人家尚有好几户,可惜都跟嘟嘟同属一个性别,只有一家是千金,但养在深闺,宝贝得很,我们上门提亲,遭到婉拒。其实嘟嘟是一只长得相当漂亮的纯种京狗,一身柔顺的长毛又白又亮,蓬松的尾巴像一朵硕大的菊花翻开在后背上,特别头部和肩部均匀地分布着的几绺金毛,更使其平添了几分贵族气。嘟嘟生性活泼,特别亲热人,我们平时喜欢得跟幺儿似的,不想在觅偶上竟发生困难。我们曾多次牵其外出找“女朋友”,但均无功而返。有人建议我们干脆带去宠物医院打上一针,从根本上消除其欲望算了,我们又忍不下这个心。

想来想去,最后决定买一只母狗回来给它配对。

我和志霞一次次跑去人民公园的狗市,想挑选一只各方面都跟嘟嘟般配的佳偶,结果不是这儿不称心就是那儿不如意,弄得心灰意懒的。但一看到嘟嘟那种充满渴求的可怜样儿,心又动了。那天我们又去碰运气时,狗市特别冷清,只有几窝刚断奶的小狗摆在那儿。我淡心无肠地看了一圈,就想招呼志霞离去。就在这时,一窝挤挤挨挨的雪白小狗中混杂着的一只头背上长有几绺黄毛的小狗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心头一动,不假思索地将它抱了起来,一边问卖家:是公子还是母子。卖家说是母子。我察看肚腹,果然是的。这是一只西施犬与本地狗交配所生的杂种狗,长相并不漂亮,额头和吻部突出,眼窝则显得有点儿内陷,但那一双眼睛却黑幽幽的,显得分外澄沏,而且还显得很有“内含”,好像深藏着什么“心事”似的。而且,小狗黄白相杂的毛色与嘟嘟太相像了,连部位都差不多。志霞看了,也啧啧称奇。但问题是它还太小,小得一只手掌上都放得下。据狗贩说已有三个月,但看上去也就是一个来月的样子。我和志霞商议:小就小一点吧,两只狗呆在一起,至少可以不寂寞,婚配之事,也不过早晚几个月时间而已。于是,双方讨价还价,以120元成交。

VCG21gic7122571.jpg

当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我心头不知怎么的突然生出一丝感触,觉得这个小小的生命真是可怜无辜,随便什么人,只要出这么点钱就可以把它抱走,而等待着它的却是不可知的命运。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注意到,志霞在抱起小家伙的那一刹那,显得特别庄重,似乎还有几丝惶怯不安,好像她不是在接过一条寻常的小狗,而是接过了一种神圣的责任。她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家伙,就像抱着一个婴儿,一路爱抚着,像诓哄小孩似地轻轻自语。小家伙躺在志霞的怀里,显得特别温顺。一双眼睛充满新奇地注视着外面的世界。当时已是傍晚时分,来到时代广场时,华灯骤放,一片璀灿。一直安安静静的小家伙突然哼哼起来,显得有点儿躁动不宁。我以为是受了灯光刺激,志霞却断定它是想方便了,便将它放到地上。小家伙落地后蹒跚着跑了几步,两条后腿就屈蹲着不动了,待重新站起来跑开时,地上果然就留下了一小团湿迹。我和志霞都不禁哑然失笑,这小东西机灵着呢!(据志霞后来讲,她是从那一刻起才真正喜欢上小家伙的。)我们在附近的百货摊上给小家伙买了一条毛巾,小家伙很舒畅地蜷缩在里面,再也没有哼叫一声。

blob.png

到家后我们避开呆在院子里的嘟嘟,直接把小家伙带进屋里。乍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应当是有点不习惯的,但小家伙似乎却没有这种感觉,摇头摆尾地跑来跑去,一副到家的安然自得模样。玩了一会儿,志霞用小盘盛了一点饭菜放在地上,小家伙一见,立即跑过来津津有味地吃开了,那个馋相呵,几乎将整个头都埋在盘子里,连气都不见喘一口!我们怕它吃得太急撑着了,使劲赶它,但毫无作用,到后来简直就是推着盘子满屋跑了,直到把盘子里的最后一粒饭都舔干净方才罢休。吃完后它又急急地跑到志霞跟前,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她,分明是还想吃。志霞又给它盛了一点,照样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我们怕它撑坏了,决定不再喂它。待我们吃饭时,它便守在桌边,眼睛一眨不眨地向上望着,只要你低头看它,小尾巴即刻就摇摆起来。但它一点不闹,就安安静静地蹲在那儿,实在见你不理它了,又换一个地方,照样蹲在那里,照样安安静静地望着你。不像嘟嘟,遇到这种情况必是又叫又闹,让人不得安宁的。

晚上,我们在为它安排住处时颇费了一番心思。起先我们想把它放在一个空鞋盒里,试了一下不太合适,后来找到一个平时没用的蓝色塑料洗脚盆,在里面铺上棉垫、毛巾,然后推到它的面前,小家伙好像立即就意识到这就是它以后的窝了,兴奋得跳进跳出。

blob.png

原本想把它放在客厅一角过夜,志霞却放心不下,说它太小,会害怕的,于是决定放在卧室的卫生间里。不想半夜里却听见它轻轻叫唤。下床看时,发现小家伙正爬在门坎处想跳进卧室里来。我以为是因为怕冷,志霞却说小家伙是想靠近她,于是将塑料盆搬进屋里,放在离床边不远的一个地方,又安顿它睡下,果然就不叫了,一直安稳地睡到天亮。以后这个地点就成了小家伙的固定睡处。

小家伙就这么成了我们家庭中的一员,志霞给它取名思思。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扫描二维码下载重庆客户端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