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维惠

曾维惠,笔名“紫藤萝瀑布”,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江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

出版著作100余本,发表作品2000余篇(首),先后在20余家报刊开设过作品专栏。作品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届)、第四届和第五届重庆市文学奖等奖项。

个人曾获 “教育部关工委优秀辅导员”、“江津十大杰出青年”、“江津十佳育人女园丁”、“江津十佳青年岗位能手”、“2014年度江津区十大榜样人物”、“江津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曾维惠:紫薇花下
  2017-10-11

QQ截图20170928113003.jpg

我把这个紫薇花下的故事,写给那些孤独的老人,以及那些孤独老人的孩子们……

这是一个破旧的小院。

小院周围住着的许多人,都搬进了新农村规划建设的新居,只有这个小院的主人,还固执地守在这里。

小院是用不平整的石头砌成的,墙壁上爬满了青苔,石缝间长着乱草。

小院的主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她不喜欢到新村去窜门,只喜欢拄着那根黄杨拐杖,围着院子,一边挪动着脚步,一边念叨着什么。通往外面的那条青石板路,已经长满了青苔,两边的野草也几乎把它掩住了,看起来是很少有人走动。

院子里有几棵紫薇花树。这些紫薇花树,都老得掉了皮,暴露着一根根筋脉,伸手摸一摸,非常光滑,似乎还能感受到花的血液的搏动。

接连下了好多天的雨,老奶奶尘封在房间里。

太阳出来了,暖暖地照着小院,照得小院里的青苔泛着光亮,照得小院里的紫薇花树懒洋洋地伸着懒腰。

老奶奶拄着黄杨拐杖,颤微微地来到院子里。老奶奶走到一棵紫薇花树下,伸出那瘦得像干柴一样的手,轻轻地搔着紫薇花树的树干。

“咯咯咯——咯咯咯——”

紫薇花树笑了起来。

老奶奶的脸上,顿时绽放出菊花般美丽的笑容,她喃喃自语:“乖孙女儿,你笑得多欢啊……”

“外婆,外婆……”紫薇花树里,仿佛传出了稚嫩的声音,“紫薇花开的时候,我会回来看你的。”

老奶奶收起那菊花般美丽的笑容,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自言自语:“紫薇花开了,又谢了……我的乖孙女儿啊,走了,却一直没有回来……”

老奶奶的目光,停留在紫薇花树的枝头,顿时,她的眼睛里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那一簇一簇的花苞,正在紫薇花树的枝头,迎着太阳微笑!

紫薇花又要开放了。

timg.jpg

老奶奶坐在紫薇花树下的那个石凳子上,打量着那一棵棵结满了花苞的紫薇花树,她的眼睛里,迷离着幸福与憧憬。

傍晚时分,夕阳染红了紫薇花树,染红了老奶奶的脸颊。老奶奶拄着拐杖,沿着那条青石板路,颤微微地朝室内走去。

“六月六,晒衣服。”

农历的六月初六,是人们晒衣服的好日子。传说,在这一天晒过的衣服,再存放进柜子里,就不会发霉,也不会长虫子。

农历六月,也是紫薇花开的时节。家家户户都把柜子里的衣服翻出来,晒得满街满地满院子都是的时候,紫薇花开了。

老奶奶院子里的紫薇花树,是老爷爷生前种下的。它们开出的花,都是淡紫色的,那是老奶奶最喜欢的颜色。年轻时的老奶奶,一定如这些紫薇花一般清丽婉约、美丽动人吧。

这是一口用香樟树做成的木箱,一阵风儿吹过,木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樟木香味。老奶奶实在是老了,这口不大的木箱,她却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把它从房间里挪到了紫薇花树下。

老奶奶把一根根竹竿横放在紫薇花树之间,她把那些该晒的衣服,都晾在竹竿上,晒掉霉气,晒死虫子。

只有这口木箱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晒。老奶奶不会把它们一下子全拿出来,这里面的东西,她习惯一样一样地晒,一直晒到满院的紫薇花凋谢……

放在木箱最上层的,是那件红色的旗袍。

老奶奶把旗袍从木箱里拿出来的时候,阳光变得格外明媚,明媚得让这件旗袍鲜艳如新。

老奶奶把脸埋进旗袍里,她想闻一闻自己当年的气息。

“阿英,明天,你再来帮我洗衣服吧……”

一个声音,从紫薇花树上飘下来。

老奶奶睁开眼,看见一朵紫薇花,开得格外鲜艳,鲜艳得让她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夏天,阿英每天早上都要到那条浅浅的小河边上洗衣裳。搓啊,揉啊,那些肥皂泡啊,在阿英那纤细的手指尖调皮着,让阿英忍不住站起来,双手捧在自己的腮前,轻轻地吹起了肥皂泡。那些七彩的肥皂泡,载着阿英的七彩梦想,飞向远方……

“扑嗵——”一头牛儿扎进了浅浅的小河里,刚才还清澈的河水,一下子就变得浑浊起来。

这应该是一头很调皮的牛吧,它用弯弯的牛角,拐走了阿英的一件衣裳。

“笨牛,笨牛……”阿英急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放牛娃赶来了,他跳下水,骑在牛背上,想要取回那件衣裳。可是,牛儿太调皮,竟然几次把放牛娃摔进了小河里。

牛儿和放牛娃,把这个浅水区的水弄得浑浊无比。阿英的衣裳找回来了,但是,这些衣裳,却要拿到别的地方去清洗。

“我帮你提衣裳吧……”放牛娃觉得,这是最好的赔礼方式。

放牛娃憨憨地,望着阿英把衣服清洗干净。

“把你的衣裳,也脱下来,我帮你洗……”阿英羞羞地说。

刚才,放牛娃与牛儿游戏时,他的衣裳,也被浑浊的水弄脏了。

放牛娃“扑嗵”一声扎进水里。

“喂,起来!”阿英着急了,她以为放牛娃沉入了水底。

当放牛娃从水里冒出脑袋的时候,他把脱下来的衣裳扔到了阿英所站的那块石头上……

阿英洗完了衣服,要走了。

“阿英,明天,你再来帮我洗衣服吧……”

从此后,放牛娃的衣服,都是阿英给洗的。

后来,放牛娃把那件红色的旗袍,穿在了阿英的身上。阿英沿着青石板路,走进了那个院子,走进了放牛娃的家。

阿英,就是老奶奶。

放牛娃,就是老爷爷。

“老头子,把衣裳换下来,我给你洗洗吧。”老奶奶的声音,显得格外清亮。

老奶奶走到屋檐下,提起那个小木桶,沿着青石板路,准备朝小院外走去……

“老婆子,要下雨了,可别淋坏了咱们的旗袍。”

一个声音,从紫薇花树上飘来,飘进了老奶奶的耳朵里。

老奶奶定神一看,是啊,天上已经布满了乌云,眼看就要下雨了。她放下空空的小木桶,赶紧收下那件挂在竹竿上的旗袍……

阳光下,老奶奶从木箱中拿出了那个绣着紫薇花的荷包。荷包上那些各色的丝线,在阳光下,闪耀着七彩的光芒。

“妈妈,我要戴上这个荷包,出去挨家挨户地拜年,装好多好多的糖果花生回来,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在紫薇花树上响起。

QQ截图20170928113027.jpg

那簇刚刚盛开的紫薇花,一朵挨着一朵,在阳光下欢笑。

这个孤独的院子一定记得,老奶奶和老爷爷结婚很多年了,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你再娶一个进来吧,说不定很快能给你生个娃娃。我把这间房腾出来,做你的新房。”

“不许再给我提这事!如果你再提这事,我跟你急!”

生前,老爷爷也就只为这事和老奶奶红过脸。

老爷爷开始在院子里种紫薇花树,种了一棵又一棵。

“就把这些紫薇花树,当成我们的孩子吧。”

在老奶奶四十岁那年夏天,老爷爷种下的紫薇花树,开出了美丽的淡紫色的紫薇花。

紫薇花下,老爷爷和老奶奶手牵着手,说着只有他们才能听得见的悄悄话。

在紫薇花瓣散落一地的季节,老奶奶羞红着脸,悄悄地对老爷爷说:“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老爷爷高兴地围着紫薇花树转了好多圈,他乐呵呵地说:“我想有个女儿,我希望她像紫薇花一样美丽。就取名叫紫薇吧。”

第二年,当一簇一簇的紫薇花开满枝头的时候,一个叫紫薇的女婴降生了。

紫薇长得和花儿一样美丽。

大年初一,孩子们都要戴上荷包,到各家各户去拜年,然后,把各家各户送的糖果花生装进自己的荷包。孩子们都会比一比,看谁得到的糖果花生最多。

紫薇长得漂亮,嘴巴也甜,她得到的糖果花生,总是最多的。

这一年,大年三十夜。老奶奶为紫薇绣了一个大大的荷包,荷包上,绣了一簇漂亮的紫薇花。

初一那天,紫薇戴上这个荷包出去拜年,装回了鼓鼓囊囊的一大包糖果花生,乐得紫薇围着老爷爷和老奶奶转了十八个圈儿……

“紫薇啊,省着点吃吧,得吃到正月十五才好啊!”老奶奶喃喃自语着,这是她当年对紫薇说过多次的话。

“妈妈,我记得了,我会计算着吃,一定会吃到正月十五。”这个声音,在紫薇花树上飘荡,那样的轻,那样的柔。

“妈妈,我回来了!”

看啊,紫薇装着满荷包的糖果花生,回家了!

老奶奶赶紧起身,一把搂住满载而归的紫薇。瞧,这双小手紧紧地捂住荷包,被冻得通红的脸蛋上,写满了快乐,那对缠着红丝带的羊角辫上,挂着些许晶莹的雪花……

“宝贝,赶紧进屋暖和一下,别冻着了。”老奶奶拉着紫薇,朝房间里走去。

老奶奶找到了那个生炭用的火盆,又到杂物间去,拿出一些木炭,划燃了火柴……

“妈妈,我走了……”

火光中,老奶奶看见那个拖着大皮箱的紫薇,走进了候机厅……紫薇出国留学了。

大皮箱,永远地替代了那个绣着紫薇花的荷包。

几年后,紫薇定居美国。

火柴熄灭了。

老奶奶慢慢地挪到紫薇花树下,那个还残留着女儿的体香的荷包,挂在紫薇花树上,随风飘摇……

“唔,鸡毛毽子,再不晒,就要发霉了。”

老奶奶从木箱的一角,拿出一个鸡毛毽子,瞧了又瞧,就是舍不得放在石头上。

“外婆,外婆……”紫薇花树里,仿佛传出了稚嫩的声音,“紫薇花开的时候,我会回来看你的。”

在这稚嫩的声音里,老奶奶看到了外孙女儿踢毽子的身影。

外孙女儿八岁那年,紫薇和丈夫一起回国来考察一个项目,把外孙女儿放在老奶奶家里,让她照顾了半年。

乖巧的外孙女儿,让这个曾经寂寞了许久的院子,变得热闹起来。

“乖孙女儿,外婆给你做一个鸡毛毽子吧,小姑娘踢了,双腿会变得更漂亮。”老奶奶说完,便开始给外孙女儿做鸡毛毽子。

老奶奶从抽屉里找出一个方孔铜钱,剪出几块用面糊糊过的圆圆的硬布壳,把方孔铜钱缝在里面。再找来一根鹅毛头,把它的一头破成四瓣儿,分开后压弯,从铜钱的方孔缝过,把它固定在方孔中央。最后,在鹅毛头的另一头插进十几根漂亮的公鸡毛,一个漂亮的鸡毛毽子,就做成了。

“乖孙女儿,外婆陪你踢毽子。”踢毽子的老奶奶,显得格外年轻,她轻灵得像一个小姑娘。那动作,犹如曼妙的舞姿一般,轻盈,婉转。院子里,充满了幸福的笑声。

“一个毽,踢八踢,

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

……”

紫薇花树下,老奶奶快乐地念起了踢毽子时唱的儿歌。

QQ截图20170928113438.jpg

在紫薇花开满枝头的时节,紫薇一家要回美国去了。临行前,老奶奶特地把那个鸡毛毽子装进了外孙女儿的口袋里。

临走时,外孙女儿抱住老奶奶的腿,说:“外婆,外婆,让我亲你一下。”老奶奶俯下身子,外孙女儿踮起脚尖,“叭——”的一声,亲得很响很脆,亲得老奶奶的脸上笑开了花。

可是,当紫薇一家走进候机厅后,老奶奶才发现,那个鸡毛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孙女儿的口袋里跳出来,正静静地躺在她的脚边。

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唱着歌儿,踢着毽子的小外孙女儿,已经脱落成一个像紫薇花一样美丽的大姑娘了吧?

“噢,阳光真温暖,世界真美好!”一朵紫薇花,睁开睡眼,惊喜地望着这个美丽的世界。

老奶奶从木箱中拿出一副用棉布和棉花缝成的护膝,轻轻地抚摸着,就像抚摸着亲人的双腿……

“老婆子,你抚得这样轻,我的腿痒痒啊……”

多么熟悉的声音啊!老奶奶的心,跳得厉害。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紫薇花树上走下来,走到了老奶奶的面前。

“老头子,真的是你吗?”老奶奶问。

老爷爷没有说话,他坐在老奶奶的跟前,拿起那副护膝,仔细地打量,好像要数清楚这上面有多少个针脚……

“这针脚,真是又细又匀啊!”老爷爷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可以飘到空中。

这副护膝,是老奶奶特意为老爷爷缝的。

在那个枫叶红遍山林的深秋,老爷爷的老寒腿疼痛又发作了,双腿膝关节酸疼麻木。

深夜,老奶奶戴着老花眼镜,在灯下一针一线地缝着护膝。

“老婆子,我已经有两副护膝了,够换洗了。”

“老头子,那两副越用越薄,我再给你缝一副更厚实更暖和的。”

就在老奶奶把护膝缝好的那晚,老爷爷却因心脏病发作,离她而去。

把老爷爷送走的时候,老奶奶还是让他戴走了以往的旧护膝,因为,老爷爷生前总是说:“东西还是旧的好,媳妇还是老的亲。”

这副厚厚的新护膝,就这样留了下来。

“老头子,紫薇花开了,还记得吗,这些紫薇花树,都是你亲手种下的。”

老爷爷听明白了老奶奶的话,他起身来,打量着身边的这棵紫薇花树,又打算朝另一棵花树走去。可是,他仿佛挪不开步,他伸出手,好像在寻找什么。

“哟,等一等,不要忘了拿拐杖。”

这时候,老奶奶的声音变得像小姑娘的一样温柔,老奶奶的动作像小姑娘一样轻灵,她把身边那边黄杨拐杖递给了老爷爷。

“噢,我的黄杨拐杖,原来在这里。”

老爷爷拄着黄杨拐杖,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着步子。

“老头子,走慢一点,紫薇花才开,没有那样快凋谢,你可不要性急。”

望着老爷爷一步一步离开的背影,老奶奶的脸上泛着红晕,她兴奋得像小姑娘一样。

老奶奶来到菜园子里,那里种了好多茄子和苦瓜。这是老爷爷生前最爱吃的两样菜。

老奶奶摘了几个茄子,又摘了几个苦瓜,快步到了厨房。她熟练地取下砧板,切了茄子又切苦瓜。

“做肉沫茄子吧,老头子最喜欢这种吃法。”老奶奶说完,就开始把那些精瘦肉跺成肉沫。

“苦瓜一定要凉拌,老头子总是说:这日子啊,要先苦后甜。”老奶奶把苦瓜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

“砰——当——”院子里有响动。

“老头子,慢一点,你的老寒腿发作了,可别摔倒了……”

老奶奶一边说,一边扔下菜刀,一边着急地往院子里赶。

那根黄杨拐杖,斜躺在地上,兴许,是一只老鼠从那里经过,碰着了老奶奶靠在石凳子上的拐杖吧。

老奶奶的眼光,在每一棵紫薇花树下寻找,她是在寻找老爷爷的身影吗?

QQ截图20170928113412.jpg

起风了,紫薇花瓣飘飞下来,落在了那副厚实的护膝上……

紫薇花,在这个孤独的小院里,开了一季又一季。每一朵紫薇花,都是一个甜美的回忆。

紫薇花下,那个拄着黄杨拐杖的老奶奶,有着永远翻晒不完的心情,有着永远翻晒不完的故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