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维惠

曾维惠,笔名“紫藤萝瀑布”,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江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

出版著作100余本,发表作品2000余篇(首),先后在20余家报刊开设过作品专栏。作品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届)、第四届和第五届重庆市文学奖等奖项。

个人曾获 “教育部关工委优秀辅导员”、“江津十大杰出青年”、“江津十佳育人女园丁”、“江津十佳青年岗位能手”、“2014年度江津区十大榜样人物”、“江津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曾维惠:羊角花开了,花蕊上晶莹的露珠儿,是她的泪吗?
  2017-08-05

山里的羊角花,又开了。

春天刚到不久,那些生长在阳坡的羊角花,便早早地打出花苞,早早地绽放,让春风拂过她们的笑脸,让春雨滋润她们的花蕊。

一场春雨过后,羊角花的花瓣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儿。这些露珠儿,是羊角花的眼泪吗?

-1-

三间低矮的瓦房,再加两间低矮的茅草房,这就是黑娃的家。

清晨。茅草房里。

黑娃在茅草房里切好了好大一堆猪草。爷爷在另一间茅草房里,养了四头猪,需要切一大堆猪草,才够这四头猪吃一顿。这些猪草,是爷爷赶早割回来的。这会儿,爷爷又到地里劳动去了,他总是有做不完的农活儿。

黑娃把猪草放进那口直径一米左右的大铁锅里,渗进水,让水将要没过猪草为止。然后,黑娃把十好几个红薯洗干净,埋进锅里,和猪草一起煮。

黑娃用竹叶引燃了火,便往灶膛里添了几块干柴。这可是上等的干柴。去年秋天的时候,十三岁的黑娃和近七十岁的爷爷,到山上砍了几棵长得不够直的松树,锯成几截,背回家里,再用斧头劈成小块儿,堆到屋檐下。现在,这些柴块儿已经干了,估计能烧过这个春天。

黑娃很黑。除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他好像浑身都是黑色的。班里的同学,闲着没事比优点,比到最后,没有优点可拿出来比的同学,便和黑娃比皮肤,一比准赢。每到那时,黑娃便憨憨地一笑,什么话也不说,认输就是。

猪草煮好了,红薯也煮好了。这些红薯,是黑娃和爷爷的早饭。把红薯放进猪草锅里一起煮,可以省柴。本来,大山里的人家,都有烧不尽的柴,但是,爷爷说过:“要节约持家。”黑娃记在心里,要节约持家。

黑娃把红薯从猪草锅里捞出来,剥了皮,分别盛在三个大粗碗里。满满的三大碗红薯呢,爷爷一碗,黑娃一碗,还剩下一碗,黑娃要带到学校去,当午饭吃。黑娃从泡菜坛子里,抓出来一些咸萝卜,切成小块,盛在一个盘子里。这就是爷孙俩的早饭。

红薯很养人。黑娃吃了红薯,长得很墩实。爷爷吃了红薯,脸泛红光,精神百倍。

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爷爷总是在黑娃把早饭做好的时候,很准时地回来,他能够算准备孙子在什么时候把猪草和早饭煮好。

和黑娃一样,爷爷的胃口很好,他大口大口地啃着红薯。红薯就着咸菜吃,一定很有味道。

黑娃也吃得很快。经过一个晚上的消化,又忙碌了一个早上,他肯定也饿极了。

“给,多吃个。”爷爷从自己的碗里,拿了一个红薯,放进黑娃的碗里。

“嗯。”黑娃只是应了一声,便把这个红薯吃了。

-2-

这是一所很简陋的山村学校。小学初中都在同一个校园里,就是所谓的九年一贯制学校。

学校的后山上,那片美丽的羊角花盛开了。紫色的、红色的、粉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白色的……一团团,一族族,一朵朵……美丽的羊角花,开得那么绚烂多姿。

学校一共有九个班,小学六个班,初中三个班,每个班都不足三十人。

黑娃在这所学校上初中二年级。

黑娃要一路小跑二十几里山路,才能到学校。黑娃会带一些如红薯、面疙瘩、玉米棒子等到学校,当午饭吃。

“周杜鹃,中午一点钟到我办公室接电话,是你爸爸妈妈打来的。”老师上完课后,大声说。

“哇,周杜鹃有电话了!”同学们都十分羡慕。

山里的日子很苦。土地贫瘠,出门就是坡坡坎坎,一眼能望到的地方,走起路来,要走上半天。劳累一年下来,能填饱肚子就不错,根本不可能有积蓄。要谈婚论嫁的,得出去打工挣嫁妆或娶媳妇的钱。孩子在上学的,要出去为孩子挣学费生活费。所以,山里的青壮年,大多外出打工了,深圳、广州、上海、浙江……这些都是他们认为能挣钱的地方。

山里人家,能装电话的不多。外出打工的家长要和家里联系,就喜欢借用学校的电话。所以,老师在下课的时候,通常会通知哪位同学去办公室接电话。被叫到名字的同学,自然是欣喜万分,因为,可以听到爸爸妈妈的声音了。

黑娃的爸爸妈妈,好久没有打电话回来了。

黑娃的爸爸憨厚老实,没读多少书,识不了几个字,现在在建筑工地上做力气活儿。黑娃的妈妈,虽然识不了几个字,但心灵手巧,在一家玩具厂做事。他们说,长途电话费用高,省下这些钱,给黑娃买新衣服。

黑娃的爸爸妈妈,已经三年没有回来过了。他们外出的时候,黑娃哭着不让走。

爸爸说:“等你娶媳妇的时候,要好多彩礼,我们要先给你准备着。”

妈妈说:“我们出去挣钱建新房子。建成砖房,不怕风吹,不怕雨淋。”

黑娃说:“我要好好读书,将来到北京上大学,在北京娶媳妇,不要这里的砖房,也不要你们的彩礼。”

爷爷笑了,他说:“黑娃狗崽子,你比你爹娘有出息多了。”

爸爸妈妈心满意足地走了,他们说,他们要为黑娃挣好多钱,供黑娃读高中,上大学,还要娶北京的姑娘做媳妇。

爸爸妈妈每年都要寄一些钱回来,让爷爷和黑娃零用。

爷爷说:“油盐柴米钱,我自己能挣,这些钱,留着,以后用处大呢。”

黑娃说:“我也不用钱,我能吃饱就行。”

爸爸妈妈很久没打电话了。他们给黑娃寄了几套衣服回来。黑娃长高了,他们寄回来的衣服,都很长很大。

黑娃挑出那套最长大的深灰色的衣服,拿到爷爷面前:“爸爸妈妈说,这是给你买的,穿上吧。”

爷爷好久没穿新衣服了。他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爷爷捧着这套衣服,脸上笑出了菊花,说:“好是好,只是太浪费钱了。我整天泡在泥水里,用不着,留着你穿吧。”

在周杜鹃接电话的时候,黑娃也想念爸爸妈妈了。

黑娃吃过从家里带来的红薯,独自一个来到学校的后山,躺在羊角花丛中,睁大眼睛,望着蓝天上飘过白云。一阵风儿吹来,一朵红色的羊角花从枝头飘落,正好落在黑娃的脸上。噢,痒痒的。黑娃捡起这朵羊角花,摘下它的花瓣,放进嘴里,酸溜溜的,甜丝丝的。

这,就是思念的味道吧?

-3-

深夜了,灯光昏暗。

“黑娃,去把屋后的那个树根给我抱进来。”爷爷一边“当当当”地敲着木头,一边说。

黑娃摸黑来到屋后,把那个树根抱到了屋里。这是枯死的羊角花的树根。

“你看,这树根,像不像一只老鹰?”爷爷问黑娃。

黑娃看了看,说:“像。”

爷爷和黑娃的对话,都很简单。

爷爷不再说话,他一会儿用锯子,一会儿用木锉,一会儿用凿子,一会用刨子……

黑娃也在做事情。他用凿子凿着粗大的羊角花的杆,他能凿出碗、盆、勺等生活用品。这些手艺,黑娃是在爷爷那里学来的。

黑娃的爷爷,白天在地里劳作,晚上在家里劳作,他能用木材做出许多木器,拿到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精雕细刻了半个月,爷爷的老鹰,雕刻好了。黑娃也做出了许多东西:两个碗、五个勺、一个盆。

大概有一个月没有赶集了吧?爷爷准备去一次,把该卖的卖了,把该买的买回来。

集市很远,比去黑娃的学校还要远。

周末。

大概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吧,爷爷就起了床,借着昏黄的灯光,开始做早饭。

爷爷洗锅生火的声音,惊醒了熟睡的黑娃。黑娃翻身起床,来到灶房,麻利地捡红薯,洗红薯,下锅……今天,黑娃多煮了一些红薯,爷孙俩的午饭,也指望这些红薯呢。

当爷爷把今天要带去卖的木制器皿、老鹰茶、野山菇等收拾好的时候,黑娃把红薯也煮好了。

吃过早早饭,爷爷负责背木制器皿,黑娃负责背老鹰茶和野山菇等。

“老鹰木雕呢?”黑娃问。

“不卖。”爷爷说。

“肯定很贵。”黑娃说。

“山里人不会买这样的根雕。如果拿到城里去卖,能卖个好价钱。” 爷爷顿了顿,说,“给你留着,以后放在新房子里,好看。”

月亮很圆。月光很亮。山路上的石板泛着亮光,不用火把或手电,都能看到前行的路。

山里的集市,很简单,没有太多新鲜的玩意,有的基本是农家自产的山货。爷爷和黑娃带来的木制器皿,一般都是抢手货,因为它们真的是物美价廉:木碗,两元钱一个;木盆,十元钱一个;勺,五角钱一个……现在,五角钱,还能买到些什么呢?

爷爷制出来的老鹰茶,泛着亮光,飘着茶香。爷爷采的山菇是最好的野山菇,炖出来的汤,有着说不出的香。

爷爷拿出一部分卖东西的钱,买了食盐、酱油、醋等,还买了一块热气腾腾的米糕,递给黑娃。

“吃吧。”爷爷说。

黑娃把这块米糕分成两小块,把稍大的那一小块递给爷爷:“你也吃。”

爷孙俩分享着这家里少有的美味。

黑娃的妈妈在家的时候,她会做这种米糕。自从妈妈出去打工后,他们便再也没有吃到过这样的米糕。

爷爷和黑娃都只会做最简单的饭菜:煮红薯,熬稀粥,焖白米饭,炒小白菜……想吃肉的时候,割一小块腊肉,放进锅里煮熟,切成一大片一大片的,抓一把韭菜和辣椒一起炒,便是家里最好的美味。

已经是中午时分,爷爷拿出早上煮熟的红薯,爷孙俩蹲在街角里,津津有味地吃着。

吃完红薯,该回家了。

一路上,有好多盛开的羊角花。爷爷渴了,蹲下身来,捧山泉水喝。黑娃坐在羊角花丛旁,摘几朵羊角花,一瓣儿一瓣儿地,细细地嚼着,酸溜溜的,甜丝丝的,也解渴。

很小很小的时候,黑娃和妈妈一起赶集,妈妈走累了,也老爱停下来,摘羊角花的花瓣吃。调皮的黑娃,喜欢和妈妈抢花瓣,他专门抢妈妈快要放进嘴里的羊角花瓣。妈妈总是笑咪咪地骂道:“小坏蛋,专门到我嘴边来抢……”

黑娃细细地嚼着羊角花瓣,他想妈妈了。

-4-

黑娃摘回了好多羊角花的花瓣儿,晒在簸箕里,他要晒好多好多的羊角花瓣茶。

爷爷笑了:“鬼精灵,还晓得这花儿晒干可以泡茶喝,特别是女人,喝了能治好多病呢。”

自从妈妈走了以后,家里便没有晒过羊角花瓣茶。

以前,妈妈在家的时候,每到羊角花开的季节,她会摘许多羊角花瓣儿回来,晒干,然后泡茶喝。

周末,黑娃一个人来到了集市上。黑娃不卖东西,也不买东西,他来到了邮政局。

“把这些东西寄到这个地址,要多少钱?”黑娃把装有羊角花瓣茶和两个木碗的包裹递给邮政局的阿姨。

“称一下重量。”邮政局的阿姨说。

过了一会儿,阿姨说:“这包东西,要三十块钱邮寄费。”

黑娃的口袋里,只有十块钱。这十块钱,他攒了一年了。有时候和爷爷一起赶集,爷爷会给他一两元钱,打发他自己去逛一逛,顺便买点东西吃。黑娃什么也舍不得买,便把这些钱攒下来了。

要寄这些羊角花瓣茶和木碗,还差二十元呢。

“山里人不会买这样的根雕。如果拿到城里去卖,能卖个好价钱。”黑娃想起了爷爷说过的话。

黑娃把那个老鹰根雕和一包羊角花瓣茶带到了学校。他来到了老师的办公室,把根雕和花瓣茶放在老师的办公桌上。

“这是……”老师奇怪地望着黑娃。

“老师,羊角花瓣茶,是我送给你的。”黑娃小声地说,“你能帮我把这个老鹰根雕,带到城里去卖了吗?

黑娃知道,老师每个月都会回一趟省城。

“噢,谢谢你的花瓣茶。可是,这么漂亮的根雕,为什么要卖呢?”老师问。

“我……”黑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急需用钱吗?可不能乱花钱啊。”老师说,“这么漂亮的根雕,可以值不少钱呢。”

“我,还缺二十块钱。”黑娃说,“我要给妈妈寄羊角花瓣茶去。”

老师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递给黑娃,说:“你真是有孝心的好孩子。你把这二十元钱拿去,给妈妈寄东西吧。”

“我……不能白拿你的钱。”黑娃记住了爷爷的话,也记住了爸爸妈妈的话:不能随便要别人的钱和物。

老师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再去晒一些羊角花瓣茶,卖给我,我带回去送朋友,好吗?”

凭自己的劳动赚钱,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呢。黑娃答应了老师的要求,他说:“谢谢老师!等我晒好了花瓣茶,再来拿这二十块钱。”说完,便准备走出办公室。

“放学的时候,记得来把根雕带走啊。”老师说。

“好的。”黑娃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跑出了办公室。

黑娃晒了好大一包羊角花瓣茶,他估摸着值二十块钱了吧,才送到了老师的办公室。其实,老师也晒了不少羊角花瓣茶,不过,她觉得她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给黑娃二十块钱。

黑娃拿到了期盼已久的二十块钱,便一溜小跑到了集市,把那包花瓣茶和木碗,和着自己的思念,寄给了远方的爸爸妈妈。

-5-

春去冬来。又是一年春来到。山上的羊角花,又开了,映红了整个山林。

黑娃躺在羊角花丛中,嚼着羊角花瓣,酸溜溜的,甜丝丝的。黑娃知道,这就是思念的味道。

噢,下雨了。春雨“沙沙”作响,打在羊角花瓣儿上。黑娃闭着眼睛,任雨水打着脸颊,任雨水浸湿了他的衣裳。

雨过天晴。羊角花的花瓣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儿。这些露珠儿,是羊角花的眼泪吗?

远方的爸爸妈妈,也能看到这如火如霞如雪的羊角花吗?也能闻到羊角花的清香吗?

当妈妈喝着羊角花瓣茶的时候,是不是也在想念黑娃?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可知道,爷爷一天天老去,黑娃一天天长大……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