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泉

刘清泉,1970年末生于四川绵阳安州区,现居重庆,任职于重庆师范大学。1988年开始习诗,有诗集《永远在隔壁》《倒退》《101个可能》出版,在《诗刊》《光明日报》《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歌》《葡萄园诗刊》《海鸥诗刊》《散文》《美文》《中国校园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文1000余首(篇)。有诗作入选中国大学生抒情诗选、诗歌日历、年度诗选等选本。系重庆市沙坪坝区作协副主席,重庆市科普作协理事,重庆诗刊副主编,重庆作协、重庆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刘清泉:“另类”猫
  2018-10-10

但时间会改变一切。由于频频见面,白猫对小花的畏惧渐渐缓和下来,偶尔互相还会通几句话。狗用卷舌音说话,所以显得短促有力,但又有点结结巴巴;而猫用喉咙发声,所以声音细长绵柔,属于那种女低音。猫听惯了狗的粗声粗气也就逐渐消除了戒备心理。但到了吃饭的时候,它们又免不了拌嘴、闹别扭。猫狗同食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小花总是占了很大的便宜,因为它对各种食物几乎没什么忌口,而白猫的味蕾似乎特别精致,没有开胃的饭菜,它就会发娇小姐的臭脾气掉头不吃。而且小花吃过的东西,它决不会用舌头沾一口。往往是这样,白猫眼看小花把盘子舔个精光,脸上就现出愤愤不平的神色。我只好准备两份饭,一份给小花一份给白猫。

久而久之,白猫的小姐脾气似乎越来越大,它的情绪跟六七月的天气一样变化无常,这主要通过眼睛表现出来:兴奋时,猫眼会滴溜溜直打转;忧郁时,目光无神,仿佛蒙尘的玻璃球;一旦发怒,它的瞳孔就放大,好象要冒出火来。尽管如此,大狗小花还是十分体谅它,经常一副谦和有礼的绅士风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了,有时白猫就躺在小花的怀里睡懒觉,有时也能共同分享一顿晚餐。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写到了大狗小花的死,没写的是白猫在同一天也不明不白地死了,仿佛猫与狗在生前已立下了生死盟约。后来我把它们合葬在一起,想让两颗纯净的灵魂在黑暗中重逢。

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我的愿望是否已经达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