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泉

刘清泉,1970年末生于四川绵阳安州区,现居重庆,任职于重庆师范大学。1988年开始习诗,有诗集《永远在隔壁》《倒退》《101个可能》出版,在《诗刊》《光明日报》《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歌》《葡萄园诗刊》《海鸥诗刊》《散文》《美文》《中国校园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文1000余首(篇)。有诗作入选中国大学生抒情诗选、诗歌日历、年度诗选等选本。系重庆市沙坪坝区作协副主席,重庆市科普作协理事,重庆诗刊副主编,重庆作协、重庆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刘清泉:“另类”猫
  2018-10-10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回忆了我老家的狗。其实还有猫,同样让我难以忘怀。

就在大狗小花因我的屠夫伯父暴病身亡而获“特赦”之后不久,我娘从亲戚家抱来一只全身雪白的猫,为了抓日渐猖獗的老鼠。于是我有幸看到了猫狗相处的若干情景。

按理说,我应该替这只漂亮的母猫找一只公猫做伴,把它勉强与大狗小花撮合在一起显然有悖常理,这等于把一只母鸡塞到猪圈里,迫使它适应猪的生活。但年少的我在这方面还知之不多,而大人们又无暇顾及。起初,白猫怎么也无法容忍一条满嘴臭烘烘的狗贸然闯进它的生活,它的不合作态度是通过沉默和退避表现出来的。小花一接近它身边,它就挪步闪开迅速钻进高柜最下边的狭小空隙,跟小花保持一段适当的距离。因为小花的骨架比白猫要大得多,无法躬身进去,只好趴在地上伸出前腿,企图破坏白猫最后的据点。白猫躲在小花的腿够不着的地方。曾经在老鼠面前威风八面的猫在那一刻却变得胆小如鼠,发出索索的颤音,大狗小花最终发现这种徒劳的抓攫和假意的恫吓只能暴露自己的愚蠢,于是自讨没趣地掉头走开。白猫探出半个脑袋,趁小花不备,“腾”地一声窜到桌子上。桌子对白猫来说是安全可靠的租界,小花无法对它构成威胁,只能在桌子底下转几圈。小花开始用一个音区唱歌,狗嘴里吐出的可不是什么迷人的音乐,而是一片单调的噪音,它无疑是世界上最蹩脚的歌手。这一幕情景让我想到外国老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恋爱镜头:一名金发女郎坐在二楼的窗台上,两手支颐,楼下有个落寞的浪子弹着吉他,唱着一首感伤的歌。然而,大狗小花的歌声只能惹得白猫耷拉着耳朵,打一个抽象的比方:一个是喧嚣的白天,一个是宁静的夜晚,彼此无法打成一片。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