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于煌

鲜于煌,男,四川省阆中市人。重庆师范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硕导、少数民族文学研究领衔导师、三峡文学研究所所长、重庆市文学学会副秘书长、重庆市孔子儒学研究会会长。

长期从事古代文学教学和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工作。在权威刊物和核心刊物上发表有关论文多篇;出版有《历代名媛诗词选集》、《历代少数民族汉文诗词集》、《杜甫三峡诗新论》、《白居易在三峡·忠州》,以及与人合著《中国三峡文学史》、《中国文学史新编》等专著:多次获得省市有关奖励。

 

鲜于煌:让千年前的智慧为你领路
  2017-10-12

微信图片_20171011112513.jpg

我的一生看过不少古典读物,但给我最大影响的书一定是《论语》。这本距今上千年的书让我认识了生命的长度与宽度,而且让我更热爱生活。

我出生在阆中的乡下,童年时代虽然周围文化人不多,但总有老先生将“子曰”挂在口上——“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我不知道这些频繁出现的语句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子曰”是谁。

后来上学读书,我才知道《论语》是儒家学派的经典著作之一,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编撰而成,记载着孔子与弟子言行,集中体现出孔子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我好奇地找到《论语》来看,查字典、问老师,对里面的字词句逐个分析,想用一根针刺破作为皮肤的文字,抵达里面的骨髓,了解古人真正想要阐释的意义。我摇头晃脑地背诵着这些千年前的句子,心里却觉得那个时代、那些感悟离自己很远。对它的理解也始终停留在对词句的翻译上。

1965年,我进入四川师范学院,作为一名文科学生,开始了对《论语》的正式阅读与研究。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将《论语》读完,边读边想,把书翻烂了又买,笔记也做了10多本。我想我靠先哲近一些了,其实并不然。

直到1978年,我成为重庆师范大学的一名老师,当我将《论语》的内容讲述给年轻的学生们时,当把这些观点运用到生活中时,我才意识到我真正读懂了孔子,走进了他璀璨的精神世界。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论语》中的内容不是虚的,它有着极强的实践性。那些理论,你在自己消化之后,再转述给学生时已经进行了再一次的消化,而在日常的生活与工作中,它也会时时出现。比如年轻时,我这个急性子经常就一个观点与学校的老师争来争去,但一想到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就渐渐消了火气,不再在乎输赢,而更注重思考的过程。

我也很喜欢沉浸在孔子与学生的故事里,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情景再现。比如,有一天孔子就对他的学生曾参说,“曾参啊,我的学说贯穿着一个基本观念。”然后把这个观念告诉了他。孔子离开后,大家都问曾参老人家到底说了什么。曾参说,“夫子之道,忠恕也。”这其中的“忠”即是对别人竭心尽力,“恕”则是宽恕,有仁爱之心。

孔子这个基本观点让我受益颇深。这些年,我常常去各个高校、图书馆讲《论语》,题目总是定为“国学经典与美好人生”。有忠心、讲宽恕、懂仁爱这还不足以造就美好人生吗?是的,在这里,我为广大市民推荐《论语》,不仅是因为它浓缩着中国几千年文化的璀璨光芒,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推动着中国历史的进程;不仅是因为它对于构建和谐社会重大意义,更因为它能使你抵达美好人生。

《论语》是不可否认的国学经典,在我看来,它也许是熊熊燃烧的烈火,也许是坛美酒,但它最终是一颗领路的星辰!请捧起一本《论语》,让千年前的智慧为你领路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重庆客户端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