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进:古人的袖子里为什么可以装钱物?
衣服反映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说文解字》解释“衣”字说:“衣者,人所倚,以蔽体者也。”这个说法已经不太全面了。

吕进:古人的袖子里为什么可以装钱物?

来源:2022-05-11

“五一”小长假期间,香港文联主席蔡丽双女士发来微信,索要一张我穿西服的照片,准备收进他们编辑的《文坛之光》一书。这真让我有些为难,在穿着上我属于“马虎派”,尤其不喜欢正装,所以穿西服的单身照片保存的实在不多,一般都是在公众场合的合影。诗人叶延滨是我的老朋友,记得第四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闭幕后,他提意见了:“这样的大型国际会议,你这个论坛主席怎么能穿一件老棉袄主持开幕式呀!”

VCG211140013392.jpg
资料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实,我犯的这类“错误”不少。有一年,到人民大会堂出席“艾青国际学术研讨会”。过了几天,到诗人臧克家那里去做客,他笑着说:“你怎么穿着短裤衩就进人民大会堂啊?”原来,“艾青国际研讨会”举行开幕式那天,他在主席台就座,清楚地看见了我进场的情景。最过份的一次“错误”发生在西南大学的校园内。每年举行授位仪式后,校学位委员会成员都要和授位后的全体博士生合影。授位都在7月,重庆最热的时候。我穿着厚厚的学位袍,戴着学位帽,实在热浪难挡,袍子里面就只穿了一条短裤。我是学校的学位委员会副主席,坐在前排中间。照片出来,党委书记黄蓉生看到后,叹气道:“一张纪念照就这样被吕老师搞坏了呀!”原来,我不经意间向前伸出的两条腿,光生生地露在长袍下端,犹如穿的裙子,庄重的授位照片一下子变得非常不规范。

 

由于一再“犯错误”,澳门大学邀我去讲学时,我对穿着就有了一点儿警惕。考虑到讲学前有一场全校读书活动的颁奖式,而我是颁奖嘉宾,就给澳大中文系主任朱寿桐教授发去私信,问他,穿衣服没有什么规矩吧?他赶紧回信提醒我:“吕老师,这种场合,澳门大学的人都会着正装的,这是习惯呀,请您千万注意。”

衣服其实是文化的产物,在不断演变。新石器时代,祖先发明了纺织技术,于是,从旧石器时代兽皮制作的简单的遮羞之物,变成了用人工织造的布帛做成的衣服。起先是披风式服装,后来就变成上“衣”,下“裳”。“裳”是裙子,男女通用。甲骨文中的“衣”字看起来就像一件衣服,说明商代的服饰已经趋于成熟。后来,随着社会生活的丰富,衣服又分成“常服”和“法服”,也就是便装与正装。古代的“法服”由冠、衣、裳组成。到了现代,正装并不止一种。民国时期,男士的正装有三种:长袍加马褂,中山装,西装。北京大学历来以文化包容名世,那里的教师就是三种衣服混杂,以西装居多。穿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戴瓜皮小帽的辜鸿铭就是穿长袍的著名人物。到了现在,穿长袍马褂的男士很少了,男士的正装在多数场合或者是中山装,或者是黑色西服、白衬衣、领带这样的三件套组成的西装。当然,脚下还得有双配套的黑色皮鞋。女士正装则或者是旗袍,或者上身是女款西服,下面是裙装,再配上高跟鞋。

 

说到古人的衣服,有一个问题曾长期使我迷惑不解:古人都是从袖子里拿出银钱、物件来。古装是宽袍长袖,那搁在袖子里的东西为什么不掉出来呢。于是去查资料,原来,古人外衣里面还有内衣,内衣的袖子内侧缝制得有口袋,携带的银钱、物件就是搁在这里的。成语“两袖清风”,就是指内衣口袋里没有东西。成语“捉襟见肘”,就是穷人没有钱做内衣,他的外衣是直接穿在身上的。

文明求同,文化存异,各个国家的穿着习惯是不一样的。1990年代我去莫斯科大学访学,莫大派车到谢列梅捷沃机场接我。一个穿夹克的小伙子到出口处带我上车。车旁站着一个西服革履的白发绅士,我以为这是接我的教授,忙上前握手,结果他是司机,那个小伙子才是学校外事局来接我的。日本人喜欢正装,就是的士司机也是西服笔挺的。而美国人刚刚相反,老美穿着非常随便,只要不是正式场合,完全不在乎此事,自己舒服就行。美国女性,不管是太太还是小姐,在大街上走热了,就脱下上衣,拴在腰间。到街上去打望,到处都是这样的情景。

衣服反映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说文解字》解释“衣”字说:“衣者,人所倚,以蔽体者也。”这个说法已经不太全面了。当代人类,衣服已经远远不只是蔽体之物了,它展现了人类的审美观和精神风貌。所以,现在只要遇到正式场合,我这个“马虎派”也在注意改进,注重礼仪终究是文明修养的表现啊。

 

鸣家简介:吕进,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西南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重庆市现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重庆市名人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111_副本.jpg
e1edf92d-83f8-4015-9d84-22cd25d82deb.png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吕进:古人的袖子里为什么可以装钱物?

2022-05-11 06:00:00 来源:

“五一”小长假期间,香港文联主席蔡丽双女士发来微信,索要一张我穿西服的照片,准备收进他们编辑的《文坛之光》一书。这真让我有些为难,在穿着上我属于“马虎派”,尤其不喜欢正装,所以穿西服的单身照片保存的实在不多,一般都是在公众场合的合影。诗人叶延滨是我的老朋友,记得第四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闭幕后,他提意见了:“这样的大型国际会议,你这个论坛主席怎么能穿一件老棉袄主持开幕式呀!”

VCG211140013392.jpg
资料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实,我犯的这类“错误”不少。有一年,到人民大会堂出席“艾青国际学术研讨会”。过了几天,到诗人臧克家那里去做客,他笑着说:“你怎么穿着短裤衩就进人民大会堂啊?”原来,“艾青国际研讨会”举行开幕式那天,他在主席台就座,清楚地看见了我进场的情景。最过份的一次“错误”发生在西南大学的校园内。每年举行授位仪式后,校学位委员会成员都要和授位后的全体博士生合影。授位都在7月,重庆最热的时候。我穿着厚厚的学位袍,戴着学位帽,实在热浪难挡,袍子里面就只穿了一条短裤。我是学校的学位委员会副主席,坐在前排中间。照片出来,党委书记黄蓉生看到后,叹气道:“一张纪念照就这样被吕老师搞坏了呀!”原来,我不经意间向前伸出的两条腿,光生生地露在长袍下端,犹如穿的裙子,庄重的授位照片一下子变得非常不规范。

 

由于一再“犯错误”,澳门大学邀我去讲学时,我对穿着就有了一点儿警惕。考虑到讲学前有一场全校读书活动的颁奖式,而我是颁奖嘉宾,就给澳大中文系主任朱寿桐教授发去私信,问他,穿衣服没有什么规矩吧?他赶紧回信提醒我:“吕老师,这种场合,澳门大学的人都会着正装的,这是习惯呀,请您千万注意。”

衣服其实是文化的产物,在不断演变。新石器时代,祖先发明了纺织技术,于是,从旧石器时代兽皮制作的简单的遮羞之物,变成了用人工织造的布帛做成的衣服。起先是披风式服装,后来就变成上“衣”,下“裳”。“裳”是裙子,男女通用。甲骨文中的“衣”字看起来就像一件衣服,说明商代的服饰已经趋于成熟。后来,随着社会生活的丰富,衣服又分成“常服”和“法服”,也就是便装与正装。古代的“法服”由冠、衣、裳组成。到了现代,正装并不止一种。民国时期,男士的正装有三种:长袍加马褂,中山装,西装。北京大学历来以文化包容名世,那里的教师就是三种衣服混杂,以西装居多。穿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戴瓜皮小帽的辜鸿铭就是穿长袍的著名人物。到了现在,穿长袍马褂的男士很少了,男士的正装在多数场合或者是中山装,或者是黑色西服、白衬衣、领带这样的三件套组成的西装。当然,脚下还得有双配套的黑色皮鞋。女士正装则或者是旗袍,或者上身是女款西服,下面是裙装,再配上高跟鞋。

 

说到古人的衣服,有一个问题曾长期使我迷惑不解:古人都是从袖子里拿出银钱、物件来。古装是宽袍长袖,那搁在袖子里的东西为什么不掉出来呢。于是去查资料,原来,古人外衣里面还有内衣,内衣的袖子内侧缝制得有口袋,携带的银钱、物件就是搁在这里的。成语“两袖清风”,就是指内衣口袋里没有东西。成语“捉襟见肘”,就是穷人没有钱做内衣,他的外衣是直接穿在身上的。

文明求同,文化存异,各个国家的穿着习惯是不一样的。1990年代我去莫斯科大学访学,莫大派车到谢列梅捷沃机场接我。一个穿夹克的小伙子到出口处带我上车。车旁站着一个西服革履的白发绅士,我以为这是接我的教授,忙上前握手,结果他是司机,那个小伙子才是学校外事局来接我的。日本人喜欢正装,就是的士司机也是西服笔挺的。而美国人刚刚相反,老美穿着非常随便,只要不是正式场合,完全不在乎此事,自己舒服就行。美国女性,不管是太太还是小姐,在大街上走热了,就脱下上衣,拴在腰间。到街上去打望,到处都是这样的情景。

衣服反映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说文解字》解释“衣”字说:“衣者,人所倚,以蔽体者也。”这个说法已经不太全面了。当代人类,衣服已经远远不只是蔽体之物了,它展现了人类的审美观和精神风貌。所以,现在只要遇到正式场合,我这个“马虎派”也在注意改进,注重礼仪终究是文明修养的表现啊。

 

鸣家简介:吕进,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西南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重庆市现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重庆市名人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111_副本.jpg
e1edf92d-83f8-4015-9d84-22cd25d82deb.png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刘彦君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