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恋湖四 飞翔·杀戮
有一天,一个崭新的大铁笼来到恋湖,笼子很宽敞,盖着塑料网眼的顶,一圈结实的粉色栏杆。

葡萄:恋湖四 飞翔·杀戮

来源:2021-10-11

有一天,一个崭新的大铁笼来到恋湖,笼子很宽敞,盖着塑料网眼的顶,一圈结实的粉色栏杆。

长发女子两眼忽闪,浅笑盈盈:“小天鹅,这是很多爱你们的人赠送给你们的礼物。这下,你们不仅安全了,每天还可以把脚丫子踩在湖水里。等你们长大了,嘴长红了,再放你们出来。”

树影婆娑,一缕阳光在树叶间跳跃,洒下柔暖的光点,照在我身上,暖暖。

摄影/二木

我和妹妹乔迁新居,欣喜万分。我们终于可以倾听鸟儿的欢唱,嗅到清晨的花香,用小脚掌与恋湖温润的水嬉戏。

妈妈每天守候在笼子外,她总是用喙敲击着笼子的栏杆,不知她是想吻我们,还是想啄我们。每个夜幕降临,妈妈发出悲戚的长鸣,想必,她是在思念爸爸。我也思念小白和我夭折了的俩兄弟,他们和我一起住进这笼子多好……

长发女子像是恋湖的巡视员,每次来恋湖散步时都要仔细清点鸟禽。三只斑头雁一见到她立马飞奔过来,狐假虎威地跟在她背后当随从,还时常仗势欺鹅地寻衅滋事,与天鹅们打上一架。

恋湖绕湖的道路两旁,花果繁茂,煞是美丽;湖里,锦鲤和青鱼游弋,好不自在。

然而,但凡能被人用工具触碰到的花儿和树木,都被剪掉了枝丫、新芽和蔓藤,人们阻止它们自由攀爬。即使有些许侥幸躲过剪刀的自由蔓藤,也被恋湖来来往往的人踩在了脚下。

一个大叔时常带着他的八哥在湖边盗鱼,偷偷撒下鱼钩。而一些三五成群、花枝招展的大妈,见花就折,见果就摘。含苞欲放的花儿和青涩的果儿被摘下,被折断的枝条和踩碎的蔓藤发出低哑无奈的呻吟,流淌着碧绿的血液,粘在“刽子手”的指尖和脚底。

长发女子见状好言相劝,但大叔大妈均来自外星球,听不懂长发女子的地球语,且怒目回击。

有一天,长发女子看见一只天鹅步履蹒跚地向坡上行来,最后蹲在草丛里无法动弹,哀嚎声声。她跑过去一看,原来,这只天鹅被尖利的鱼钩钩住了双脚,脚蹼被钩破了好几个洞。

长发女子心疼不已,她急忙向一个晨练的人求助,幸好那人带着打火机,将鱼线烧断,费了好一阵功夫,才把天鹅脚上的鱼钩取了下来。

一日,长发女子带着我和妹妹来到吃早餐的草坡上,突然,她的眼睛发亮,喊道:“快看,快看呐!”

我和妹妹抬头看着前方,两只天鹅正伸开黑色带白边的翅膀,一前一后地掠过湖面,优雅地昂首飞翔。

“啊啊啊!多么美的姿态,我要快快长大,我要飞翔!”我唱起了稚嫩的天鹅之歌。

“妈的,这些家伙翅膀还长得快呢,又可以飞了!” 嘶哑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像一把利剑把我们的脊背戳得冰凉。

只见管理员眨巴眨巴眼睛,从塑料袋里掏出生虫的玉米粒,洒出一条金黄色的小道,招呼鸟禽来吃。

天鹅、斑头雁和鸭子一步一口地尾随着争抢食物,那两只天鹅也飞过来加入了队伍。

然而,金黄色的小道尽头是一张绿色尼龙网搭起的天罗地网,天鹅和大雁鱼贯而入……

“哈哈,逮住了!逮住了!”管理员拍手大笑。

天鹅奋力抗争,但依次被管理员擒拿在手,扭住翅膀,“咔嚓咔嚓”剪掉了飞羽。

三只呆头呆脑的斑头雁先是站在一旁看热闹,轮到自己被捕捉之时扑棱着翅膀,方才幡然醒悟,“哦,原来我也可以飞翔”。

摄影/二木

长发女子把我和妹妹抱进怀里,惊恐地目睹着大网棚里鹅跳雁逃的凄惶一幕。

白色的羽毛洒落了一地,像是温暖的春季倏地扬起了一片仇怨的雪。很快,雪片飞进了垃圾桶里,被人类的丢弃物染上了肮脏的颜色。

飞翔,对于天鹅们来说,只是一个急促而短暂的梦,而已。

在人世间,与人类共处的植物或动物,都被迫按照人类设置的“规矩”生存着,都只是供他们享乐的宠物。喜欢的时候宠,不喜欢的时候像是扔掉一件旧衣服,哪里还心存丝毫情感。飞禽走兽的自由也只是相对的自由,人花费钞票买来的鸟兽的生命,更是被人视若草芥。任何一个人,对我们都有随心所欲的生杀大权,明来或暗害。

四月的一天,长发女子发现有一只天鹅在靠湖边的角落里趴着,那只天鹅正用翅膀护着自己的蛋。

她急忙打电话联系管理员, 管理员请人调整了摄像头对准了产蛋的天鹅。然而,遗憾的是,这只天鹅在孵化的过程中,有四个蛋咕咚咕咚滚进湖里,天鹅妈妈最终也放弃了余下那个蛋。

过了几天,管理员在草坪上又看见五个天鹅蛋,他担心天鹅宝宝再次被盗,他划着小木舟,将这些蛋放在隐匿在湖边一棵黄桷树下的竹筏上,一对儿天鹅紧紧尾随着蛋来到竹筏上,叼来枯草搭成简单的巢,然后夫妻俩齐心协力,开始共度漫长的孵化期。

那对儿竹筏上的天鹅夫妇也经历了不分白昼黑夜的四十余天轮岗孵蛋,可这次,只孵出了一只小天鹅。

摄影/葡萄

小天鹅刚出生,便在父母一左一右的呵护下,在恋湖里荡起了清波。

小天鹅的父母带着小宝宝骄傲地一边呼喊一边在恋湖游荡着,我和妹妹眼巴巴地趴在笼子的铁栏杆里往外看。日夜守候在笼子外的妈妈也探头四望,她的眼睛里写满了羡慕。

夜幕降临,妈妈羡慕的眼神慢慢变得和黑夜一样深……

夜晚,天鹅宝宝依偎在爸爸妈妈身边睡着了。我的妈妈梦游般悄悄靠近了天鹅父母,把长长的脖颈伸到他们之间的天鹅宝宝身上,一口口狠狠地啄了过去……

柔弱的天鹅宝宝发出凄厉地惨叫,一命呜呼。那对警觉的父母从噩梦中惊醒,为时已晚,他们疯狂地追打着我的妈妈,妈妈围着我们的铁笼转圈,闪躲。

天鹅宝宝的妈妈突然将长脖颈伸进了铁笼子,一口噙住了躲闪不及的妹妹。

正在追赶我妈妈的天鹅宝宝的爸爸突然扭头看见了我,向我游来,他把脖颈伸进了铁笼,对着我伸长了嘴,我赶紧躲到笼子中央,他扑了个空。

无功而返的天鹅爸爸又转身帮助他的妻子扯住了妹妹的脚踝,我的妈妈此时不顾一切扑向铁笼,张开翅膀,对准两个仇敌的脑袋奋力敲击!天鹅夫妇终于松口放开了我妹妹,妹妹脖颈上的一撮毛被扯掉了。

终于,愤怒的妈妈战胜了那一对儿悲伤过度的夫妇。

我和妹妹紧紧挨在一起,在天鹅家族这一场暗夜厮杀中躲过一劫。

天蒙蒙亮,管理员发现了被咬断脖颈的天鹅宝宝,他将天鹅宝宝扔到了垃圾堆里。

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管理员把我和妹妹放出了笼子。我们第一次自由自在地在湖里遨游,白云在湖心里飘荡,天空将湖水染得湛蓝,小脚在天鹅绒般丝滑的湖水里划动,拨开蓝色的水波,几尾白里透红的锦鲤跃然于眼前,又嗖地钻入湖底。我把头扎进湖水,把小尾巴翘到天上,水里藏着很多神秘的小动物,还有飘零的花朵……

我和妹妹成了恋湖的主人,四周高楼大厦的倒影在湖里破碎了,我们沉浸在梵高的油画梦幻世界里。

妈妈紧跟在我们身后,保持着距离。

我们来到早晨进餐的斜坡上,管理员正在放莴笋叶和玉米粒。昨晚那一对儿失去宝宝的天鹅夫妇不知何时悄悄跟上岸来,他们迈着八字脚直奔我和妹妹。我撒腿就往管理员身边逃跑,哆哆嗦嗦的妹妹吓傻了,脚下一软跌倒了。那个天鹅爸爸一口叼住妹妹的脖颈,天鹅妈妈则对着妹妹恶狠狠地猛啄,可怜的妹妹挣扎了几下,再无声息。

我的妈妈疯也似地扑了上来,伸开翅膀扑打着他俩。

管理员见状大惊失色,赶紧捡起一根棍棒厉声喝斥那对儿天鹅夫妇,阻止了这场战争。

我又被锁进了大铁笼,妹妹被扔进垃圾堆。图片

摄影/二木

第二天清晨,长发女子的睫毛凝结着清晨的露珠,给我带来了可口的面包。她看见孤独的我蹲在笼子面前,我心情抑郁,食不下咽。

她黝黑的眼睛涌出一股盐泉,泪水滴落在如镜的湖面,搅碎了我的倒影。我忧伤地低下了头,看见一只满身鹅黄的毛茸茸的丑小鸭从那片倒影中荡漾开来,幻化成一只美丽的天鹅。

鸣家简介:郭琳(葡萄郭琳 ID:putaogl),笔名“葡萄”,法名“正琳”,民盟盟员,作家,小说家,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度重庆市全民阅读推广大使,重庆福彩公益文化传播使者,荣获第四届中国残疾人事业好新闻二等奖,并多次荣获全国青年报刊好新闻奖、重庆新闻奖。著有长篇小说《闺蜜》,参与写作《许世虎当代绘画艺术范本系列丛书》《嘿,重庆小面》《刘嵩|川剧少年初长成》,完成中篇小说《老宅》《猫》。担任重庆领养流浪动物代言人、志愿者,曾担任超女重庆区评委、中国好声音重庆区评委、重庆时尚小姐大赛、星光大道重庆赛区等活动评委、重庆青年球迷协会副会长、重庆市儿童救助基金会理事。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葡萄:恋湖四 飞翔·杀戮

2021-10-11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有一天,一个崭新的大铁笼来到恋湖,笼子很宽敞,盖着塑料网眼的顶,一圈结实的粉色栏杆。

长发女子两眼忽闪,浅笑盈盈:“小天鹅,这是很多爱你们的人赠送给你们的礼物。这下,你们不仅安全了,每天还可以把脚丫子踩在湖水里。等你们长大了,嘴长红了,再放你们出来。”

树影婆娑,一缕阳光在树叶间跳跃,洒下柔暖的光点,照在我身上,暖暖。

摄影/二木

我和妹妹乔迁新居,欣喜万分。我们终于可以倾听鸟儿的欢唱,嗅到清晨的花香,用小脚掌与恋湖温润的水嬉戏。

妈妈每天守候在笼子外,她总是用喙敲击着笼子的栏杆,不知她是想吻我们,还是想啄我们。每个夜幕降临,妈妈发出悲戚的长鸣,想必,她是在思念爸爸。我也思念小白和我夭折了的俩兄弟,他们和我一起住进这笼子多好……

长发女子像是恋湖的巡视员,每次来恋湖散步时都要仔细清点鸟禽。三只斑头雁一见到她立马飞奔过来,狐假虎威地跟在她背后当随从,还时常仗势欺鹅地寻衅滋事,与天鹅们打上一架。

恋湖绕湖的道路两旁,花果繁茂,煞是美丽;湖里,锦鲤和青鱼游弋,好不自在。

然而,但凡能被人用工具触碰到的花儿和树木,都被剪掉了枝丫、新芽和蔓藤,人们阻止它们自由攀爬。即使有些许侥幸躲过剪刀的自由蔓藤,也被恋湖来来往往的人踩在了脚下。

一个大叔时常带着他的八哥在湖边盗鱼,偷偷撒下鱼钩。而一些三五成群、花枝招展的大妈,见花就折,见果就摘。含苞欲放的花儿和青涩的果儿被摘下,被折断的枝条和踩碎的蔓藤发出低哑无奈的呻吟,流淌着碧绿的血液,粘在“刽子手”的指尖和脚底。

长发女子见状好言相劝,但大叔大妈均来自外星球,听不懂长发女子的地球语,且怒目回击。

有一天,长发女子看见一只天鹅步履蹒跚地向坡上行来,最后蹲在草丛里无法动弹,哀嚎声声。她跑过去一看,原来,这只天鹅被尖利的鱼钩钩住了双脚,脚蹼被钩破了好几个洞。

长发女子心疼不已,她急忙向一个晨练的人求助,幸好那人带着打火机,将鱼线烧断,费了好一阵功夫,才把天鹅脚上的鱼钩取了下来。

一日,长发女子带着我和妹妹来到吃早餐的草坡上,突然,她的眼睛发亮,喊道:“快看,快看呐!”

我和妹妹抬头看着前方,两只天鹅正伸开黑色带白边的翅膀,一前一后地掠过湖面,优雅地昂首飞翔。

“啊啊啊!多么美的姿态,我要快快长大,我要飞翔!”我唱起了稚嫩的天鹅之歌。

“妈的,这些家伙翅膀还长得快呢,又可以飞了!” 嘶哑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像一把利剑把我们的脊背戳得冰凉。

只见管理员眨巴眨巴眼睛,从塑料袋里掏出生虫的玉米粒,洒出一条金黄色的小道,招呼鸟禽来吃。

天鹅、斑头雁和鸭子一步一口地尾随着争抢食物,那两只天鹅也飞过来加入了队伍。

然而,金黄色的小道尽头是一张绿色尼龙网搭起的天罗地网,天鹅和大雁鱼贯而入……

“哈哈,逮住了!逮住了!”管理员拍手大笑。

天鹅奋力抗争,但依次被管理员擒拿在手,扭住翅膀,“咔嚓咔嚓”剪掉了飞羽。

三只呆头呆脑的斑头雁先是站在一旁看热闹,轮到自己被捕捉之时扑棱着翅膀,方才幡然醒悟,“哦,原来我也可以飞翔”。

摄影/二木

长发女子把我和妹妹抱进怀里,惊恐地目睹着大网棚里鹅跳雁逃的凄惶一幕。

白色的羽毛洒落了一地,像是温暖的春季倏地扬起了一片仇怨的雪。很快,雪片飞进了垃圾桶里,被人类的丢弃物染上了肮脏的颜色。

飞翔,对于天鹅们来说,只是一个急促而短暂的梦,而已。

在人世间,与人类共处的植物或动物,都被迫按照人类设置的“规矩”生存着,都只是供他们享乐的宠物。喜欢的时候宠,不喜欢的时候像是扔掉一件旧衣服,哪里还心存丝毫情感。飞禽走兽的自由也只是相对的自由,人花费钞票买来的鸟兽的生命,更是被人视若草芥。任何一个人,对我们都有随心所欲的生杀大权,明来或暗害。

四月的一天,长发女子发现有一只天鹅在靠湖边的角落里趴着,那只天鹅正用翅膀护着自己的蛋。

她急忙打电话联系管理员, 管理员请人调整了摄像头对准了产蛋的天鹅。然而,遗憾的是,这只天鹅在孵化的过程中,有四个蛋咕咚咕咚滚进湖里,天鹅妈妈最终也放弃了余下那个蛋。

过了几天,管理员在草坪上又看见五个天鹅蛋,他担心天鹅宝宝再次被盗,他划着小木舟,将这些蛋放在隐匿在湖边一棵黄桷树下的竹筏上,一对儿天鹅紧紧尾随着蛋来到竹筏上,叼来枯草搭成简单的巢,然后夫妻俩齐心协力,开始共度漫长的孵化期。

那对儿竹筏上的天鹅夫妇也经历了不分白昼黑夜的四十余天轮岗孵蛋,可这次,只孵出了一只小天鹅。

摄影/葡萄

小天鹅刚出生,便在父母一左一右的呵护下,在恋湖里荡起了清波。

小天鹅的父母带着小宝宝骄傲地一边呼喊一边在恋湖游荡着,我和妹妹眼巴巴地趴在笼子的铁栏杆里往外看。日夜守候在笼子外的妈妈也探头四望,她的眼睛里写满了羡慕。

夜幕降临,妈妈羡慕的眼神慢慢变得和黑夜一样深……

夜晚,天鹅宝宝依偎在爸爸妈妈身边睡着了。我的妈妈梦游般悄悄靠近了天鹅父母,把长长的脖颈伸到他们之间的天鹅宝宝身上,一口口狠狠地啄了过去……

柔弱的天鹅宝宝发出凄厉地惨叫,一命呜呼。那对警觉的父母从噩梦中惊醒,为时已晚,他们疯狂地追打着我的妈妈,妈妈围着我们的铁笼转圈,闪躲。

天鹅宝宝的妈妈突然将长脖颈伸进了铁笼子,一口噙住了躲闪不及的妹妹。

正在追赶我妈妈的天鹅宝宝的爸爸突然扭头看见了我,向我游来,他把脖颈伸进了铁笼,对着我伸长了嘴,我赶紧躲到笼子中央,他扑了个空。

无功而返的天鹅爸爸又转身帮助他的妻子扯住了妹妹的脚踝,我的妈妈此时不顾一切扑向铁笼,张开翅膀,对准两个仇敌的脑袋奋力敲击!天鹅夫妇终于松口放开了我妹妹,妹妹脖颈上的一撮毛被扯掉了。

终于,愤怒的妈妈战胜了那一对儿悲伤过度的夫妇。

我和妹妹紧紧挨在一起,在天鹅家族这一场暗夜厮杀中躲过一劫。

天蒙蒙亮,管理员发现了被咬断脖颈的天鹅宝宝,他将天鹅宝宝扔到了垃圾堆里。

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管理员把我和妹妹放出了笼子。我们第一次自由自在地在湖里遨游,白云在湖心里飘荡,天空将湖水染得湛蓝,小脚在天鹅绒般丝滑的湖水里划动,拨开蓝色的水波,几尾白里透红的锦鲤跃然于眼前,又嗖地钻入湖底。我把头扎进湖水,把小尾巴翘到天上,水里藏着很多神秘的小动物,还有飘零的花朵……

我和妹妹成了恋湖的主人,四周高楼大厦的倒影在湖里破碎了,我们沉浸在梵高的油画梦幻世界里。

妈妈紧跟在我们身后,保持着距离。

我们来到早晨进餐的斜坡上,管理员正在放莴笋叶和玉米粒。昨晚那一对儿失去宝宝的天鹅夫妇不知何时悄悄跟上岸来,他们迈着八字脚直奔我和妹妹。我撒腿就往管理员身边逃跑,哆哆嗦嗦的妹妹吓傻了,脚下一软跌倒了。那个天鹅爸爸一口叼住妹妹的脖颈,天鹅妈妈则对着妹妹恶狠狠地猛啄,可怜的妹妹挣扎了几下,再无声息。

我的妈妈疯也似地扑了上来,伸开翅膀扑打着他俩。

管理员见状大惊失色,赶紧捡起一根棍棒厉声喝斥那对儿天鹅夫妇,阻止了这场战争。

我又被锁进了大铁笼,妹妹被扔进垃圾堆。图片

摄影/二木

第二天清晨,长发女子的睫毛凝结着清晨的露珠,给我带来了可口的面包。她看见孤独的我蹲在笼子面前,我心情抑郁,食不下咽。

她黝黑的眼睛涌出一股盐泉,泪水滴落在如镜的湖面,搅碎了我的倒影。我忧伤地低下了头,看见一只满身鹅黄的毛茸茸的丑小鸭从那片倒影中荡漾开来,幻化成一只美丽的天鹅。

鸣家简介:郭琳(葡萄郭琳 ID:putaogl),笔名“葡萄”,法名“正琳”,民盟盟员,作家,小说家,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度重庆市全民阅读推广大使,重庆福彩公益文化传播使者,荣获第四届中国残疾人事业好新闻二等奖,并多次荣获全国青年报刊好新闻奖、重庆新闻奖。著有长篇小说《闺蜜》,参与写作《许世虎当代绘画艺术范本系列丛书》《嘿,重庆小面》《刘嵩|川剧少年初长成》,完成中篇小说《老宅》《猫》。担任重庆领养流浪动物代言人、志愿者,曾担任超女重庆区评委、中国好声音重庆区评委、重庆时尚小姐大赛、星光大道重庆赛区等活动评委、重庆青年球迷协会副会长、重庆市儿童救助基金会理事。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刘彦君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