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泉

刘清泉,1970年末生于四川绵阳安州区,现居重庆,任职于重庆师范大学。1988年开始习诗,有诗集《永远在隔壁》《倒退》《101个可能》出版,在《诗刊》《光明日报》《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歌》《葡萄园诗刊》《海鸥诗刊》《散文》《美文》《中国校园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文1000余首(篇)。有诗作入选中国大学生抒情诗选、诗歌日历、年度诗选等选本。系重庆市沙坪坝区作协副主席,重庆市科普作协理事,重庆诗刊副主编,重庆作协、重庆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刘清泉:打碑|一个濒临消亡的词
  2018-09-18

【打碑】又称“打杯”,儿时游戏,流行于20世纪70—80年代川北农村。玩法:立一大石片(即碑)于院坝北向,若干小儿分成至少两组,在规定距离内轮番握一小石块掷向“碑”,碑倒即胜出。胜果多为猪草、水果、零食等,偶尔也涉及零钞。

打碑,记忆中的一个词,或许还是濒临消亡的一个词。当我如此感慨的时候,其实潜意识里是在怀念一段过去时代的“爱情”。

狗蛋、我和春花是最要好的小伙伴,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打猪草,一起在宽宽的院坝石桌上写作业,一起在灿烂的星空下憧憬美好的未来,当然,也一起长大。但长大或许是错误的,看起来牢不可破的友谊却轻而易举地碎了,像瓷,脆弱得让人心悸。

有一天,我对狗蛋说:“从今以后咱们各走各的道,你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春花是我的,你滚远点。”狗蛋当然不甘示弱:“凭什么?我偏跟春花好,怕你咋的?”我二话不说,“嗖”地窜了上去,跟狗蛋扭打在一起,于是在旱季的白溪绵绵长长的沙滩上,一时间沙飞石走、“硝烟”弥漫,我和狗蛋翻来滚去,像两个决绝的勇士,又像两头小牛犊。而此时春花就在旁边,带着颤颤的哭声,一会儿喊“狗蛋住手”,一会儿叫“泉哥别打啦”,两只手在眼圈周围翻来复去地抹,眼泪就像珠子,不断线地往下掉。这情景反而成了我和狗蛋英勇战斗的号角,我俩越发来劲,为了“爱情”直斗得天昏地暗,欲罢不能(若干年后,我和狗蛋西装革履地在“帝王大酒楼”觥筹交错时,忆起这一幕,仍然有共同的感受:春花的眼泪就像烈酒,直让人血脉贲张,激情似火。)大战一场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狗蛋的右眼肿得像熊猫,我的左脸被划出两条血印子。但没人认输,我和狗蛋仍怒目相向。这时春花跑过来,悠悠地说:“你们打碑吧!”奇怪的是,我和狗蛋都发现她的脸上此时极其平静,根本没有哭过的痕迹。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