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士兵

单士兵,70后,江苏淮安人,毕业于江苏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学历。

曾供职于新华日报、南京日报、潇湘晨报等单位,现为重庆日报编委兼理论评论部主任,理论头条新媒体负责人,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社科联第四届委员会常委、首都青年编辑记者协会理事,中宣部、教育部推行的高等学校与新闻单位从业人员互聘的“千人计划”教师,为重庆大学、四川外国语大学等多家高校兼职教师。

曾获得省级以上新闻奖一等奖二十余次,获得过华商传媒集团“十佳”、华闻传媒“劳动模范”,第七届“重庆市十佳新闻工作者”、“首届中国新锐媒体评论大奖年度人物奖”等荣誉。2016年创办理论头条新媒体平台,打造“一网一端一公号”的理论传播阵地,多次受到重庆市委宣传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的表扬肯定。

 

单士兵:乡居年代,我曾在蚕房里住过两年
  2018-01-31

 

乡居年代,我曾在蚕房里住过两年。我洞悉蚕在其生命轮回过程中每一个隐秘的细节。由黑珍珠一般的籽,到肉嘟嘟的蚕儿,到沉睡茧中的蛹,最后羽化成蛾,这个神秘的精灵就完成了一次生命的变异。

blob.png

当可爱的蚕儿吸取了充足的甘草润泽后,便用生命的丝线织茧而栖,沉沉而睡。生命被无尽期的黑暗覆盖,沉埋于寂静之中。终于,它咬破自己织制的茧子,出来了,由蛹化蛾,完成了生命本质的飞跃,给我惊喜的震颤。请原谅我的固执,让我称它为“蝶。因为它让我想到化蝶的传说。我想,这个细小的生命,它短暂的沉睡,类似于一次死亡。而当它痛苦地咬破自己织制的茧,羽化成蝶,就完成了生命的复活。这个小精灵,在其短暂的一生中,是那么专注于自己的生命,用重生来拒绝死亡,穿越了生死的界限,让生命得以绚烂。

blob.png

我感动于破茧成蝶所带来的美学意蕴。很多时候,我看着它振动透明的薄翼,时而以舞者的姿态翩飞于屋檐下,时而款款行走于墙壁之上。这只蝴蝶使我心头的生命之弦得以穿过虚与实的空间。我在想,当初它的沉睡,就是在做着一个蝴蝶梦,一个死与生相连在一起的梦。

其实在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就如那小小的蚕儿,经常会陷于一种生存的窒息状态,或是处于绝望的境地。对于我们个体生命而言,有时心灵也会结上了一种“茧”。如果我们能用心去咬破自己构筑的外壳,尽管这一过程会很痛苦,但于生命的更生,它又实在是一种必须,包括面对死亡。一个能坦然面对死亡的人,也一定能坦然面对生活。

 

所以破茧成蝶,是人生的一种境界。能够破茧成蝶,就会重获生命的欢愉和快慰。

(此文曾入选重庆中考阅读理解题)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