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维惠

曾维惠,笔名“紫藤萝瀑布”,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江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

出版著作100余本,发表作品2000余篇(首),先后在20余家报刊开设过作品专栏。作品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届)、第四届和第五届重庆市文学奖等奖项。

个人曾获 “教育部关工委优秀辅导员”、“江津十大杰出青年”、“江津十佳育人女园丁”、“江津十佳青年岗位能手”、“2014年度江津区十大榜样人物”、“江津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曾维惠:豆娘轻轻飞
  2017-07-18

傍晚时分,夏荷坐在荷塘边上。秋天到了,“一夜绿荷霜剪破”,荷叶也快枯了吧?那些荷花凋谢后结出的莲子,将熟未熟,正在准备接受秋霜的洗礼。

-1-

夏天,雨后的清晨,夏荷从床上起来,来不及洗脸梳头,便来到鸭棚前,打开棚门。棚里顿时散发出一股热浪,热浪中,鸭子们一涌而出,“嘎嘎嘎”地叫着,扑腾着翅膀,朝荷塘奔去。

夏荷坐在荷塘边上,捧起清水,洗着脸。清爽多了。

清晨的霞光中,那些大朵大朵的荷花,在微风中摇晃着,犹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少女,轻歌曼舞着。

一只豆娘停在夏荷身旁的一个荷花花苞上。这是一只身体微红的豆娘,那薄薄的双翅,如轻纱一般。噢,又飞来一只身体微蓝的豆娘。先前那只红色的豆娘也飞起来,两只豆娘交叉着起飞,交叉着落到花苞上,好似在比赛,看谁舞蹈得最漂亮。

啊,黑仙姑!竹节状的尾巴,蓝里透绿,两只比头还大的眼睛,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一对漆黑闪亮的翅膀,显示出雄性黑豆娘的力量。黑豆娘缓慢地从先前那两只豆娘的身边飞过,那两只豆娘也跟着飞了过去。

一只雄豆娘,两只雌豆娘,把这片荷塘当作了它们的舞台。

“小荷,小荷,我饿了,要吃饭。”

是夏荷的妈妈在屋里高声叫喊。

好些天了,夏荷的妈妈都神志不清。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夏荷不光是要承担起所有的家务活儿,她还得照顾妈妈,不让她乱跑。

夏荷回到家里,很麻利地把自己那头长发理顺,用橡皮圈绑上,便开始做早饭。夏荷和妈妈的早饭很简单,一锅菜叶粥,一盘咸菜。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妈妈像小孩子一样撒着娇,不愿意吃咸菜。

夏荷轻轻地拍着妈妈的后背,哄着妈妈:“妈妈,我们中午就吃肉,中午就吃肉……”

“好啊好啊,有肉吃啦,嘿嘿……”妈妈很满足地笑了。

哄着妈妈吃了米粥和咸菜,夏荷把昨天傍晚时分就割回来的猪草,切细,放进大铁锅里煮了起来。

“煮鸡蛋,嘿嘿……”妈妈手里拿着两个鸡蛋,来到锅边,要把鸡蛋放进去煮。

噢,夏荷的鸡蛋,还没凑足十个呢,又被妈妈找出来两个。夏荷真的不愿意让妈妈煮这两个鸡蛋来吃。

“煮了鸡蛋,就不吃肉,好不好?”夏荷没办法,只能这样对妈妈说。

“好好好,吃鸡蛋,不吃肉。”妈妈傻笑着,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夏荷把鸡蛋放进煮猪草的铁锅里,煮了起来。妈妈一直守在旁边,每过一小会儿,她便会用锅铲掀开猪草,看看那两个鸡蛋还在不在。

“别掀开,这样煮不好。”夏荷不停地把鸡蛋焐进猪草里。

鸡蛋煮好了,夏荷刚把鸡蛋从锅里捞出来,妈妈便一把抢了过去。“哎哟——”妈妈的手,被鸡蛋烫着了,但她又舍不得丢下鸡蛋。

夏荷从妈妈手里接过鸡蛋,赶紧放进了准备好的凉水里。把鸡蛋放在凉水里浸一下,再拿出来,鸡蛋壳很容易就剥下来了。这个方法,是妈妈以前教给夏荷的。如今,妈妈自己却不知道要这样做了。

夏荷把鸡蛋剥好,先分出一块蛋白,递给妈妈,然后取出蛋黄递给妈妈。妈妈吃过蛋黄,又赶紧从夏荷手里抢过那块蛋白,仿佛怕夏荷吃了似的。

两个鸡蛋,很快就被妈妈吃光了。

夏荷也松了一口气。刚才和妈妈说过,吃了鸡蛋,就不吃肉,妈妈答应了。吃早饭的时候,妈妈说要吃肉,夏荷打算杀掉一只鸭子,炒半只给妈妈吃。剩下的半只鸭子,夏荷会用盐腌着,过些天再吃。现在,妈妈吃了鸡蛋,就省下了一只鸭子,也不错。等这些鸭子长大了,卖了钱,可以再把鸡蛋买回来。

妈妈吃了鸡蛋,便坐在门槛上,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玩儿。

夏荷把圈里的两头猪喂好了,便拿出作业本,开始做暑假作业。夏荷还没有做完一页暑假作业,妈妈便跑过来,说:“吃肉,吃肉,我要吃肉……”

“我们说好的,吃了鸡蛋,就不吃肉了。”夏荷对妈妈说。

“我就要吃肉,要吃肉。”妈妈说,“不给我吃肉,我就走了……”

妈妈说完,拔腿便开始往屋外跑。

夏荷丢下作业,飞快地跟出去,一把抓住妈妈的衣服,妈妈用力想挣脱,只听“咔嚓”一声响,妈妈的衣服,被撕裂了。

妈妈可不管这些,她还是大声嚷着:“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夏荷含着眼泪,说:“好好好,我们吃肉,我们吃肉……”

夏荷来到荷塘,赶了一只鸭子进鸭棚。夏荷很不舍地杀了这只鸭子。

-2-

十四年前的那个夏天,在这片荷塘飘香的日子里,夏荷的妈妈生下了她。爸爸从荷塘里摘回一枝荷花,放在妈妈的枕边。

“给女儿取个名字吧。”妈妈说。

“我读书不多,怕取不好啊。”爸爸不好意思地说。

“只要是你取的,取什么都好。”妈妈说。

“叫小荷吧,书名就叫夏荷。”爸爸说。

夏荷的小学时光,过得非常幸福。爸爸勤劳,妈妈贤惠,他们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虽不富裕,但也勉强过得去。

夏荷准备上初中的那个暑假,也就是两年前的那个暑假,爸爸收割完谷子,晒干,装进粮仓,便跟着一个远房表叔一起,外出打工去了。听远房表叔说,他在那边,包吃包住,一个月能挣五六千块钱,爸爸妈妈一听,都心动了,爸爸是个非常节约的人,一年下来,不就能剩五六万块钱吗?

爸爸离家两个月后的一天,妈妈急匆匆地离开了家,远方的外婆来到夏荷家,说是来照顾夏荷几天。

那几天,夏荷心神不宁。妈妈没有说要去哪里,并且,妈妈走的时候,双眼红肿,脸上还有泪痕。夏荷猜测,爸爸或是妈妈,一定出什么事了。

几天后,妈妈回来了。妈妈消瘦了许多,饭也吃不下,走起路来,好像连风也能吹倒。

夏荷不敢问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她怕妈妈更加伤心。

妈妈身体不好,外婆便没有离开。有一天,夏荷从学校回家,在屋外偷偷地听到了外婆和妈妈的谈话:

“哎,真不该让他出去打工。”妈妈说。

“当时也是想挣钱啊。”外婆说。

“就算他不挣钱,家里也能过得去呀,为什么,为什么非要去偷呢?”妈妈很痛心。

“他也不想偷啊,不是有人教唆他么?”外婆说。

“那个远房表弟,就不是个东西!”妈妈有些咬牙切齿。

“哎,判了五年啊,你就慢慢熬吧。”外婆叹息着。

……

夏荷的心,碎了。自己一向尊重的爸爸,怎么会去偷东西呢?被判五年徒刑,偷的肯定不是小东西吧?爸爸怎么会做这样的坏事呢?

夏荷来到荷塘边上,坐了下来。

初冬,满塘枯荷。枯黄的荷叶,耷拉着脑袋,等待着一场小雪,再化为泥士。原先还碧绿着挺拔着的莲蓬,如今,也干枯了,倒下了。往日里舞蹈在荷叶间、荷花间的豆娘,也已销声匿迹。

一阵寒风袭来,夏荷缩了缩脖子,很冷。夏荷的心,也很冷。

夏荷刚能记事的时候,在幼儿园里,她看到一个同学围了一条漂亮的围巾,很是羡慕。是啊,山里的孩子,家境贫困,穿着朴素,小围巾啊,小发卡啊,小蝴蝶结啊……这些都是值得女孩子们羡慕的东西。夏荷便趁那个同学跑热了解下围巾放在书桌上,去上厕所的时候,把这条围巾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发现了这条围巾。妈妈让夏荷把围巾还给同学,夏荷不肯。爸爸轮起巴掌就朝夏荷的小屁股蛋打去,他一边打一边说:“我叫你从小就不学好,我叫你从小就不学好,拿人家的东西就是小偷……”

晚上,爸爸给夏荷讲了不能偷别人东西的道理,还讲了小偷被关进监狱的例子。

“爸爸,监狱是什么?”

“监狱啊,就是有很高很高的墙,里面有很黑很黑、很小很小的屋,专门用来关坏人的。”

“噢,那么,我们都要做好人,都不要进监狱。我明天就把围巾还给同学,给她道歉。”

那个时候,爸爸笑了,妈妈也笑了。

可是,爸爸,你为什么要做坏事偷人家的东西呢?夏荷在心里呐喊着。

-3-

爸爸进了监狱后,夏荷和妈妈的日子,便不再那么好过。

春耕了,家里缺少劳动力,妈妈便想出钱请别人来帮着耕种。可是,没有谁愿意来家里帮忙,就算妈妈出了比别人家更高的价钱,也无济于事。

“劳改犯的家人,我们惹不起啊。”

“小心着点,可别让她们来偷我们的东西。”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对啊,肯定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

村里的人,不但不肯帮忙,还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让夏荷和妈妈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犁地、耙地、插秧……这些活儿,妈妈都可以做,只不过会累一些。可是,家里没有养牛,得租别人家的牛来犁地和耙地,好几户养了牛的人家,都不肯把牛租给夏荷他们家,怎么办呢?

眼见着就要错过春耕了,妈妈只好扛着锄头,下到田里,一锄一锄地翻着水田……

“弟妹,我来帮你。”村里特别老实的刘三春牵着牛,来到了夏荷家的水田里。

“谢谢……谢谢刘三哥……工钱……我开双份……”妈妈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三春说:“就这点田,要什么钱啊……”

就在刘三春替夏荷家犁完水田的那天夜晚,一个泼辣的女人在夏荷家的坝子里骂开了:“……男人被关起来了……还有脸勾引我的男人……真不害臊……要勾引,让你家小荷妖精出来勾引……”

妈妈哭了,夏荷也哭了。

春耕完毕,妈妈彻底地累垮了,她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起不来。夏荷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做所有的家务,还要照顾妈妈。

有一天,夏荷放学回来,发现妈妈不见了。夏荷满村子找,也没有找到妈妈。

半夜时分,几个不认识的人,把妈妈送了回来。眼前的这个人,是妈妈吗?头发蓬乱,双眼发直,浑身颤抖,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已撕成碎片,外面披着的是别人的衣服……

送来的人说:“你妈妈疯了……她到处乱跑,跑到我们村去了……还撕破了自己的衣服……幸好我认识她……以后,你要看好她啊,别让她乱跑……”

送妈妈回来的人都走了,家里就剩下夏荷和妈妈。

“妈妈……”夏荷拉着妈妈的手。

“呜呜……”妈妈哭了,她显得那样的无助。

“妈妈……”夏荷也哭了。

此后,妈妈的病情,时好时坏,真是苦了夏荷。

在妈妈刚发病的时候,外婆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帮助夏荷照顾妈妈。可是,年迈体衰的外婆,眼见女儿一家的遭遇,伤心过度,没多久,便撒手西去。只剩下小小的夏荷,苦苦地撑着。

有一次,发病的妈妈跑到了夏荷的学校。妈妈挨着教室寻找夏荷,还大声喊道:“小荷,爸爸从监狱里出来了,快回家呀……小荷,爸爸偷了好多钱拿回家,我们有钱用了……”

当妈妈找到夏荷班上来的时候,她冲进教室,一把抓住夏荷,说:“小荷,我们有钱了,爸爸抢钱回来了……”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哎呀,夏荷的爸爸是抢劫犯啊?”

“以后得提防着夏荷呢,可别偷我们的东西。”

“我早就说过,夏荷一家都不是好人呢。现在你们信了吧?”

“你们别这样说,夏荷够可怜的了。”

“夏荷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她可好了。”

……

老师把夏荷的妈妈带出了校园,夏荷也跟着回了家。

夏荷一周没有去上学了,她已经决定,不读书了,就在家里照顾妈妈。

老师来了,给妈妈带来了药,还带来了同学们写给夏荷的信。老师走后,夏荷一封一封的读着这些信:“……小荷,我们都很想念你,你是我们班上最文静的女生,大家都很喜欢你……希望你回到班上来,我们一起努力学习,将来,还要一起上高中,上大学,说不定还能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呢……”

夏荷的心动了,她也曾无数次梦想着走出这贫穷的大山,上高中,上大学,在城市里工作。她回到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们都理解她,给她安慰。

-4-

初二的学习生活,已经结束。放暑假了。爸爸服刑也快两年了。自从妈妈发病以来,夏荷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还未放暑假的时候,妈妈没有发病,夏荷和妈妈商量,买一些小鸭也放养。妈妈说:“好啊,到九月初的时候,各家都收了稻谷,稻田里会有许多收漏的谷粒,鸭子吃了,会长得非常快,然后就可以卖了。”

暑假里,夏荷除了做家务,便尽心尽力地养着这群鸭子。夏荷养这群鸭子,她有一个秘密藏在心底,谁也没有告诉。

以往,家里的鸡蛋,基本是凑足十个或二十个,就拿到离家很远的集市上去卖。这些天,夏荷心里又冒出一个想法,她要把鸡蛋凑足十个,但不拿去卖。

所以,当发了病的妈妈找出两个鸡蛋来的时候,夏荷是多么的舍不得。当妈妈说要吃肉的时候,夏荷也舍不得杀掉快能卖掉换钱的鸭子。然而,夏荷又害怕看到脆弱的妈妈哭着要吃鸡蛋要吃肉的样子。

其实,当妈妈没有发病的时候,真的是一个好妈妈,她勤俭持家,从不乱用一分钱。过年的时候杀的年猪,她会熏成腊肉吊在灶堂上方,计划着吃,一家人便能吃上大半年。然而,自从妈妈发病以来,家里便乱了套。为了给妈妈治病,去年过年的时候,夏荷和妈妈商量,把年猪卖了一半,换成了钱,留着在妈妈发病的时候买药。剩下的一半猪肉熏成腊肉,挂在灶堂上方,当妈妈吵着要吃肉的时候,夏荷便切下一小块腊肉,煮好,炒得喷喷香,给妈妈吃。而夏荷自己,却吃得很少很少。

就在鸭子快要长大的时候,夏荷家里的腊肉,吃完了。所以,当妈妈发了病,吵着要吃肉的时候,夏荷只好杀鸭子。

新学期开学后不到两周的时候,夏荷向老师请了几天假,在家里和妈妈一起收割稻谷。幸好,在收稻谷的这些天里,妈妈是清醒的。夏荷和妈妈一起,用了整整五天时间,才把家里的稻谷收割完毕。一直到把稻谷晒干装进粮仓,妈妈都没有发病,这让夏荷轻松了许多。

已经长满翅长出膘来的鸭子们,被夏荷赶进了收割过的稻田。鸭子们争抢着稻田里遗留下来的谷粒,天天都吃得鼓鼓囊囊地回了家。

夏荷的鸡蛋,依旧没有凑齐十个。在收割最辛苦的日子里,夏荷把鸡蛋煮给妈妈吃了。现在的妈妈,经常发病,身体单薄,很需要营养。夏荷决定,以后的鸡蛋,都煮给妈妈吃。

那些残留的谷粒,已经被各家养的鸭子吃得差不多了,夏荷和妈妈决定,卖了这些鸭子。卖鸭子的钱,归夏荷管着,因为妈妈也知道,自己发病的时候,不但做不了什么,还只会给夏荷添麻烦。

周末。天还没有亮,夏荷对妈妈说:“妈妈,今天,我和同学约好去赶集,你呆在家里,不要乱走。”

“去吧,我把屋后那块地锄一下,种点小白菜。”妈妈说。

夏荷拿出一部分钱,天还没有亮,便出了门。集市离家太远了,要走三四个小时的路,所以,夏荷得很早就出发。

夏荷在集市上买了一件男士白衬衣,一条香烟,还买了十个松花蛋。以前,夏荷想要凑足十个鸡蛋,就是为了拿去包成松花蛋。男士衬衣,是按照爸爸的身材买的。香烟,虽然很便宜,但这是爸爸以前抽的那种牌子。松花蛋,是爸爸最喜欢吃的。

-5-

国庆节要放长假,夏荷决定带着妈妈,去劳改农场看爸爸。

本来,夏荷可以等到放了寒假,再去看爸爸,但是,她害怕那个时候,妈妈又发病。现在,妈妈是清醒的,带她出门,更放心。何况,再过几天,就是爸爸四十岁生日,夏荷想给爸爸送一份生日礼物去。

明天,夏荷就要带着妈妈出发了,她们要走好远好远的路。但愿,在去探望爸爸的这些日子里,妈妈不要发病。

傍晚时分,夏荷坐在荷塘边上。秋天到了,“一夜绿荷霜剪破”,荷叶也快枯了吧?那些荷花凋谢后结出的莲子,将熟未熟,正在准备接受秋霜的洗礼。

应该是要下雨了吧?空气很闷,豆娘们成群结对地飞出来,飞得很低很低。荷叶上、莲蓬上、塘边的草茎上……都有豆娘歇息的身影。

一只淡绿色的豆娘,停在了夏荷的手臂上,久久不肯离去……

(图片源于网络)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