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郭琳,网名“葡萄”,法名“正琳”,作家,小说家,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媒体人、主持人、艺术策展人、策划人、曾担任重庆青年球迷协会副会长、重庆儿童救助基金会理事、重庆领养流浪动物代言人、超女重庆区评委、中国好声音重庆区评委、重庆时尚小姐大赛等评委。

祖籍安徽合肥,生在西安,长在四川,定居重庆。

曾在《重庆青年报》、腾讯·大渝网、《单身》杂志社任职。在职业生涯中,多篇文章获奖,采写的《全市中考状元竟落榜 谁来圆他的读书梦》系列报道获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中国残联颁发的好新闻二等奖。

著有长篇小说《闺蜜》,参与写作《许世虎当代绘画艺术范本系列丛书》,林必忠主编的《嘿,重庆小面》,完成中篇小说《老宅》,正创作系列短篇小说《走着,散了……走着,暖了……》。

 

葡萄:蜗居城市的男女,也许你也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
  2017-07-13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213.jpg

周末的清晨,在喵星人James温柔的吻催促下,我早早起身,逃离城市,哪怕刚下过暴雨,或是烈日,我依旧驱车来回80公里前往北碚龙凤镇的一个花木基地,那里,有我种下的一颗颗豆,一棵棵苗。

一个弯,便是风景

从高速路上一路向北,钻过一个4.1公里的洞,转弯下道,再转过一个弧形大弯,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行驶在这段每周途经的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车速会自然慢起来,弯道一个挨一个,盘旋而上,每次必是开满车窗的,顺便赏了这车外的景,橘子花香便迫切地钻了进来,有时或许是琼花的,比橘花香淡一点雅一点。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244.jpg

各种绿在身旁掠过,碧绿、浅绿、深绿、草绿、酒绿、森林绿……夹竹桃、翠竹、杉树、松树、榕树、香樟树,还有满头开花的树……左转右转,右转左转……而黄桷树却会在春深时分醉黄了叶子,片片跌落。

微信图片_20170711162003.jpg

在这数不清有多少个拐弯的山路上,转一个弯,便是不同的风景。

各类花竞相开放了,我像是猎犬,东嗅嗅西闻闻,黄兰的香味飘过之后,是橘香,随后是金银花的香气扑面而来,我的目的地就到了……

微信图片_20170711162020.jpg

自由恋爱,猫狗成群

花木基地的“来福”、“有才”皆为中华田园犬,流浪而来,这几日盆里的猪骨鸡头鸭屁股又勾引来了一只不停哆嗦、左前腿跳着韵律操的“浪浪”。泰迪犬乖乖幸福地在地里打滚儿,黑毛上沾满了枯草,形象十分糟糕。京巴狗小白优雅高贵地和我握爪,右爪握了换左爪,握了我一手泥沙。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310.jpg

来福时常失恋,它肥硕的屁股压在我准备栽种的红薯藤上,推它,肥屁股一抬,一脸的不高兴。给它头上戴上红薯藤,说它是北碚龙凤镇最帅的狗,它的心情才灿烂起来。

农村里的狗比城市里的狗浪漫自由,来福追求有才,有才选择了不知谁家的黑虎

来福气得嘴更瘪了,于是更换目标追隔邻的泰迪黑妹,黑妹还常带了小伙伴小白一起来,黑妹来看来福,小白迷恋有才,虽然这两对儿彼此个头儿身型毫不般配,但真正的爱情是没有界限的。微信图片_20170711160332.jpg

它们来人吼吼,下地走走,该吃饭吃饭,该恋爱恋爱,该生育生育……还有猫“妹妹”和“小双”,肚子一年鼓两三回,母女俩像是参加了生育大赛。

每隔几个月,会看见新生的小猫咪们出纸箱用充满好奇的圆眼睛打探世界,躲在角落里偷偷看人……它们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

微信图片_20170711162012.jpg

一块荒地,杂草丛生

我的这块地位于北碚龙凤镇水口寺的一个花木基地里,向阳有坡度,紧挨浅浅的溪水,只有几株山茶和一棵柳树孤独站立,杂草丛生,除完满地的杂草之后,翻土晾晒,很多蚯蚓、蚂蚁、蛐蛐都被惊醒了。翻完了土,我沿边栽种了香椿、荠菜、柴胡,可是,每周来依旧看见带刺的荨麻爬满地。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248.jpg

除草,是每周必做的事,草们很顽强,和蔬菜们争夺着领地;但是,为了我的家人可以食用安全干净的蔬菜,我也只有和它们抗争到底,除非我选择放弃。

薅草的工具只能断其茎叶,无法断其根,先用薅草工具,在用锄头挖根,再从土疙瘩里把草根扯出来扔掉。

要么就是选择雨后下地,雨后,土已经松软,穿上雨靴,把草连根拔起,否则一周下来整块地又变成绿色爬藤地毯了。不过,我也偶尔把菜苗当杂草给拔了,心疼不已。

雨后,蜗牛最喜欢出来散步,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趴在叶子上登高望远。

红薯藤也要等雨后才种下去,顺着一个方向,种出来才不会满地胡跑、杂乱无章,用湿土遮住两三个枝节,略微按按,掩上土,就OK了,然后,只需要等待着雨。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240.jpg

四季更替,鸟语花香

耕种停歇缓步闲,

美人梅中蜂蝶恋。

嗡嗡浅唱鸟啼甜,

纷纷落花坠发间。

这里一年四季花香不断,清雅的黄桷兰、纯洁的栀子、醉人的金桂、迷人的美人梅、热切的海棠、羞涩的紫薇、娇艳的蔷薇、艳丽的红枫……花儿们随四季变换着色彩。

微信图片_20170711162008.jpg

冬季青黄不接,只有种菜苔。

菜苔是美好的植物,长势很快,每周来,我的菜园变成花园,掐了嫩的花蕾归家,一炒,清香扑鼻。

或者用水略微煮一煮,用香油、油辣椒、豆豉、葱姜蒜拌一拌,那味道也是格外清新。

微信图片_20170703154647.jpg

春季的时候,地里的各种蔬菜种子可以苏醒了……

这大半年的光景里,我种植了油菜苔、白菜苔、玉米、毛豆、四季豆、豇豆、红薯、黄瓜、南瓜、玉米、红苋菜、香菜、韭菜、蒜苗……

我每周小心翼翼地去数着我种下的豆是否冒出了头,苗是否长高了,只可惜上百颗香菜种子只成活了两株,辣椒全死掉了、番茄也未成活。

微信图片_20170703155410.jpg

初夏,四季豆开着鹅黄和浅紫的花儿,胳膊又被四季豆叶子上的毛刺割得伤痕累累,豆荚被我扔进了竹篮,它们从一颗豆变成一竹竿的豆荚,花费了两三个月的时间。

干枯藤蔓从竹竿上扯下来,竹竿陪着四季豆在地里风吹日晒,噼噼啪啪,断裂了。结实点的,我又拿来搭了黄瓜架。

盛夏,则是玉米、葵瓜、红薯、毛豆尽情生长的好时节。

没有化肥,没有农药,顶多浇一两回农家肥,水分则完全靠天赐了。

蔬菜们在地里健康自由地生长,总是请鸟儿虫儿先品尝了美味。

微信图片_20170711162016.jpg

暂离喧嚣,并非浪漫

今年雨水较多,日头也烈,上周看见七八株小黄瓜开着花儿,暗自欣喜。这周却看见它们枯萎了藤和叶,垂头丧气地歪倒在地里,从欣喜、祈盼到失落,这种心情促使着我的眼泪涌了出来。

而鸟,不管农人心情如何,它都是最欢快的,林间地头总有食不尽的虫儿、果儿,蚂蚁、蜜蜂和蝴蝶则喜欢躺在花蕊里,贪婪地吮吸着甜蜜的滋味。

陪我来的朋友不多,更多时候是我独来独往,而鸟儿们,总会用悦耳的嗓音陪伴着我。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259.jpg

我的地不远处是西南大学袁教授夫妇的地,他们地里的杂草已经长得齐腰深了,每周,这对夫妻都来和杂草做斗争。袁教授挑粪,夫人杨老师除草,男耕女种的生活,让人羡慕。

我热爱这种生活,工作之余的周末,短暂逃离城市的喧嚣,用辛勤的劳作释放出对土地和自然最真诚的热情。

微信图片_20170711160224.jpg

一个人,可以尽享属于你的时光,你可以穿着旗袍优雅品茗,可以穿着泳装扑向嘉陵江,可以在书店宁静漫步,也可以是一个周末的农妇……

但是,农妇、山泉、有块田,绝对不是浪漫的悠闲,而是一种毅力和体力上的坚持,我的手掌磨起了茧,手指常常累得发抖。

最初,每周下来,浑身酸痛好几天,而今,皮肤越来越接近我喜欢的古铜色,酸疼却越来越淡,感冒头疼也越来越远离。

很多时候,我吟不出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满脑子“面朝黄土,背朝天”;

我做不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正在“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微信图片_20170711160751.jpg

懒汉是种不出菜的,面对众生平等的黄土地,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我深刻体会到:必须珍惜每一棵蔬菜,每一粒粮食。

来吧,周末,随我一起来吧!拥抱阳光,拥抱大地,拥抱自然!

TIM截图20170711160910.jpg

文/图 葡萄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