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郭琳,网名“葡萄”,法名“正琳”,作家,小说家,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媒体人、主持人、艺术策展人、策划人、曾担任重庆青年球迷协会副会长、重庆儿童救助基金会理事、重庆领养流浪动物代言人、超女重庆区评委、中国好声音重庆区评委、重庆时尚小姐大赛等评委。

祖籍安徽合肥,生在西安,长在四川,定居重庆。

曾在《重庆青年报》、腾讯·大渝网、《单身》杂志社任职。在职业生涯中,多篇文章获奖,采写的《全市中考状元竟落榜 谁来圆他的读书梦》系列报道获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中国残联颁发的好新闻二等奖。

著有长篇小说《闺蜜》,参与写作《许世虎当代绘画艺术范本系列丛书》,《嘿,重庆小面》,完成中篇小说《老宅》,正创作系列短篇小说《走着,散了……走着,暖了……》。

 

葡萄:补心的人
  2017-06-28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多棱镜,给你看见的只会是最绚丽的色彩,而光芒的背后,鲜为人知……

微信图片_20170615112658.jpg

他是一个“补心”的人。

锋利的手术刀轻轻一划,血汩汩地冒出,被洁白的止血纱布吸干,伴随着电凝器的轻烟,出血止住。刀口慢慢被器械撑开,一颗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跳动着……

他稳稳站立如一棵树,双眼紧盯着病人的心脏,头也不回的从护士手上交换着镊子、剪子、纱布……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细细的缝线几乎肉眼看不见,在他灵巧的手指间穿梭飞舞,如一个绣娘,缝合着心脏的缺口,缝合着肌肤……

三台手术结束,天已经黑了。

打开手机,一串未接来电和信息,已经没有精力一一去看了。

他记忆已经模糊到是否吃过午餐?晚餐是要回家吃的,否则妻烹制的那一桌菜又白等了。

他拖着绵软的腿归家,那一盏鹅黄色的灯明着,心里和那色调一般暖。

女儿笑靥如花地开了门,放大音量回头喊:“妈,爸爸回来了!”

爱犬“丫丫”已经抢先一步摇头摆尾地扑了上来……

妻从厨房里走到客厅,抬眉,用红着的眼淡淡地看他一眼,淡淡地说:“我去热菜……菜又凉了……”

他歪在沙发上,软着嗓子说:“辛苦老婆大人了!”

“爸爸上班像头狼,回家像头猪!”女儿打趣。

“我是大懒猪,你是小懒猪,妈妈是我们的饲养员!”他瞅瞅妻,妻笑着盯他一眼。

头又开始疼痛,每次紧张过后,这头就会扯着筋疼痛一番。

朦朦胧胧里,他看着妻忙碌的身影。

妻如她的名字“静静”般安静,她的深潭般的大眼睛里却表达着:心疼、伤感、无奈……

当初,他被她的这双大眼睛迷惑,里面一汪深潭盛满柔情、蜜意、憧憬……

他费了不少功夫娶了她,婚后他去德国进修,随后又去了美国……

微信图片_20170626151816.jpg

回国后,他记忆里,再也没有和妻一起度过年三十儿,好多次,都是妻在大年夜里,把热气腾腾的水饺端到手术室外、办公室里……

眼前这个曾经依赖他的小女人,如今对他越来越少言语,生了女儿之后,她在家做了全职太太,原来飘逸的裙变为居家服,瀑布卷发随意地用头绳捆着,腰系围裙,背微躬着,手指粘油,眼帘低垂。

他满怀愧疚,又能如何?

妻端了菜进来,他眼皮强撑着,直起身,扒拉了几口饭菜。

旋即又歪到沙发上。

妻红着眼,说:“你休息一下,妈现在又疼得受不了,我们带妈去医院!”

他嘴里答应着:“唔……”又睡过去了……

朦朦胧胧里,妻搀着岳母站在眼前,他起身,头更加剧烈地疼痛,胸也愈发沉闷,他忍着,和妻搀着岳母上车,驱车往医院驶去……

岳母半年前查出肺癌晚期,反反复复地抽血、照射、治疗……

夫妻俩瞒着老人,怕看出端倪,多数时候都在家里治疗,药也是扒掉包装直接递给老人手上。

看见女儿女婿的日渐焦虑,岳母心知肚明。

岳母这次疼痛得已经无法言语了,一切药物已毫无用处。

“我怕是撑不过去了……今夜……”

她牵住女儿女婿的手,将他们的手握在一起。

手机响了……

“您好,您刚好在医院,有个其他医院转来的患者需要急救!指名要您动手术!”一位同事在电话里,言语急促。

“患者什么情况?”

“刚满6个月,先心病、室间隔缺损、卵圆孔未闭、二尖瓣脱垂伴关闭不全。在其他医院动了第一次手术,现在状况非常不好,需要立即手术!”

他看着岳母和满眼哀伤的妻,叹了口气。岳母慈祥地微扬嘴角,示意他放心。

timg.jpg

血,鲜红的刀口,撑开的胸腔,一颗小小的心脏在血液里微弱地跳动着……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手术成功!”大家用眼神传递着喜悦。

已是凌晨,此刻,他像是被抽空了气的球,瞬间瘫软了。

他回到办公室更衣,恍惚间,他踩着棉团和妻搀扶着岳母,驱车回家……

刚入睡,妻一步步走来,对他低语:“是不是我的心撕裂了,你才会像对待病人那样照顾我?”

他拼命摇头。

妻猛地从背后拿出一把手术刀,划过自己的前胸……

“啊!”

他的心一阵剧疼,醒了!

他仍旧睡在办公室的沙发里。

此刻,手机滴滴地轻声提醒着有新的微信留言,他拿过来看看,是妻发来的:“妈妈已经走了……”

他心里一惊,立即拨通电话:“对不起,我马上到……”

他冲出办公室,疯也似地狂奔,他擦掉不断涌出眼眶的泪水……

timg (1).jpg

他看见她了,他哽咽着:“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让我陪陪母亲和你……”

她泣不成声,浑身颤抖:“妈说她的命无法挽救了,你在努力救其他人的命,不能打扰你,你又有高血压,急不得!”

他伸出双臂,将满脸泪水的她紧紧拥入怀里……

他的心,很疼很疼……

他知道,这个小女人一直强撑着,她的心已经在和他相伴二十余年的岁月里逐渐碎裂了,他必须亲手给她“补心”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重庆客户端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