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同福

中国文艺协会理事会理事、中国传统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名家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研究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会员、市曲协会员、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重庆渝东竹琴协会主席、重庆市四川竹琴第九代传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等众多社会职务。

所著听湖斋系列《杂记》、《文集》、《诗词》以及《川东竹琴》等专著7本百万余字。

舞台歌舞、歌词、曲艺节目屡获重庆市群星奖等奖项,被市文委授予“重庆市民间文化艺术之星” 称号。

熊同福:下岩寺记略
  2017-06-28

下岩寺又名燕子龛,又好云岩,东距云阳老县城约30公里,背负磐石城,面临长江。多年来,它以独特的地理环境,丰富的文化内涵、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完美结合闻名遐迩,饮誉蜀东,为长江中上游重要的名胜古迹。

timg (5).jpg

据北宋著名诗人、书法家黄庭坚《下岩两首》诗序称:“唐末有刘道者,定州无极人,闻道于云居道膺禅师,为开山第一祖,法号道微,自凿石龛,曰:‘死后便葬其中……’”但民国时云阳人涂凤书在其《云阳下岩寺诗录》中所言:“山谷谓唐末刘道者开岩,然右丞已有《燕子龛禅师诗》。赵松谷注:按唐《郦山宫图》,燕子龛在连理水上。然须溪先生校本《右丞集》此诗之前已有《晓行巴峡》一章,则燕子龛自当以此处为是。故旧志及《全蜀艺文志》、《蜀中名胜记》均录入此诗。”据此,可以推断:下岩寺的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盛唐以前。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下岩寺几经兴废,历尽沧桑,直至清末民初,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繁盛。据涂凤书1935年的描述:“(下岩寺)石壁刻佛像,高者一二丈,小者两三寸,不可以数计。佛殿僧寮,游客憩息之所,为屋十数间,楼六七楹,内诸龛沛如,外修竹千万竿,其上有悬瀑荡漾檐际,江盛涨时,水往往漫入寺中,盛夏如深秋,‘避暑者群诣焉。’客船上下,但见水竹参差,不知其间有寺也。”但此后经过数十年自然、人为的破坏,这些景象至今已十不存一。

u=3027737019,69787380&fm=26&gp=0.jpg

作为沿江的一处重要名胜,千百年来,下岩寺成为达官贵人,平民百姓,士农工商向往之地。文人墨客往返不绝,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篇章。早在黄庭坚之前,“游者题诗”已“不可胜读”。王维、苏轼、苏辙、陆游、范成大……这一个个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光芒四射的名字都和下岩寺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维在《燕子龛禅师》中写道:“山中燕子龛,路剧羊肠恶。裂地竞盘屈,插天多峭崿。瀑泉吼而喷,怪石看欲落。伯禹访未知,五丁愁不凿。上人无生缘,生长居紫阁。六时自捶磬,一饭尚带索。种田烧白云,斫漆响丹壑。行随拾栗猿,归对巢松鹤。时许山神请,偶逢洞仙博。救世多慈悲,即心无行作。周商倦积阻,蜀物多淹泊。岩腹自旁穿,涧唇时外拓。桥因倒树架,栅植垂藤缚。鸟道悉已平,龙宫为之涸。跳波随揭厉,绝壁免扪摸。山木日阴阴,结跏归旧林。一向石门里,任君春草深。”诗中既有对下岩寺奇特自然风光的叙写,又有对当时云阳生产生活场景的描绘;既充溢着王维一贯的处世思想和清新自然的写作风格,又不乏浪漫奇异的想象。

黄庭坚游览下岩寺时,曾用之前已有的杨子安、王定国二人题诗的韵脚写了两首诗。其一曰:“空岩静发钟磬响,古木倒挂藤萝昏。莫道苍崖锁灵骨,时应持钵到诸村。”其二是:“寺古松楠老,崖虚塔庙开。僧缘蚕麦去,官数荔枝来。石室无心骨,金铺称意苔。若为刘道者,拽得鼻头回。”后一首用诙谐的笔法对当时的社会现实有一定程度的揭露。

据资料记载:苏轼、苏辙兄弟曾到下岩寺,其间偶遇黄庭坚,但可惜的是二苏只题壁记而未留下诗作,这不能不说是云阳人的一大遗憾。为了弥补这一遗憾,后人曾在下岩寺旁修三圣祠以资纪念。

南宋时,范成大的《下岩》诗这样写道:“畴昔中岩有梦残,下岩风景亦高寒。峡中无处堪停棹,雨后今朝始凭栏。不用苦求毫相现,只教长挂水帘看。山僧劝我题苍壁,坡谷前头未敢刊。”说“不敢刊”而又“刊”了,或许是受下岩寺优美风光的感染,诗情满怀,欲罢不能吧?

与范成大同时代的陆游也曾在下岩寺题诗二首。一是《万州放船至下岩小留》,诗云:“画船四月满旗风,饮散匆匆鹢首东。醉里偏怜江水绿,意中已想荔枝红。断碑零落莓苔遍,幽涧淙潺略彴通。一疋宁无好东绢,凭谁画此碧玲珑。”诗人感叹光凭他的诗笔还不足以描写眼前景象,只可惜没有好绢将其画下来。另一首《忆昔》却又描绘了另一种景象和心情:“忆昔游江发剑南,夕阳船尾每相衔。楠阴暗处寻高寺,荔子红时宿下岩。峡口烹猪赛龙庙,沙头伐鼓挂风帆。区区陈迹何由记,惟有征尘尚满衫。”

u=976777024,1595405063&fm=23&gp=0.jpg

除上述名人外,郭明复、令狐庆誉、杜柬之、郭印、杨迈、宋肇、喻汝砺、冯时行、宋永孚、黄人杰、朱焕、杜世东、熊宇栋、魏瀚、方廷桂、张朝墉、傅增湘、涂凤书等人都在下岩寺有过诗作。他们从不同侧面,描绘了下岩寺的风光,抒发了各自不同的感触,共同完成了跨越上千年历史的下岩画卷,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为了保护好这份珍贵遗产,1935年,由涂凤书、张朝墉等人主持,将当时尚存的下岩寺诗、壁记收集起来重新铸刻,集中陈列在张飞庙。三峡电站建设,下岩寺被淹没,现已迁建到了云阳新县城,虽难见原貌,但现在的下岩寺却是更加大气辉宏,香火更旺。直至今天,它们仍在为云阳县的文物旅游开发,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重报集团 | 广电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 诚招英才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人人重庆
Copyright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2号